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理想的小白臉生活 第十三卷 幕間二 暫時歸國

    用『瞬間移動』從森林深處脫離的善治郎睜開眼睛后,看到的是昏暗室內的光景。這是個沒有任何窗戶,相對的室內總是點著篝火的房間。

    與熟悉的風景同時出現的,是被毛皮緊緊包裹全身所感受到的悶熱。這股熱量并非來自篝火,純粹是因為這個房間,不,應該說是這塊大陸的氣溫很高。

    「歡迎回來,善治郎大人」

    「衷心對您的歸來表示歡迎」

    面對只是略微吃驚的熟面孔士兵,善治郎也隨意的舉起一只手,

    「這次也是暫時歸國。明天就會再次返回那邊。因為是非公開的,所以你們只通知奧菈陛下就好。我先回后宮」

    然后這么回應了二人。

    「是,我們知道了」

    這里是位于南大陸的嘉帕王國王宮,正在挑戰『成人之證』的善治郎今天臨時返回了這邊。

    久違的嘉帕王國后宮,現在已經完全被善治郎當成了『自己的家』看待。進入客廳后,他首先取下背負的行囊,然后脫掉靴子和外套衣物。

    「呼,真是又熱又重啊。雖然重量還是一樣,但這個熱度的變化可真厲害」

    善治郎上次從無人島短暫回國時穿的是普通便服,所以沒感受到多大的氣溫變化。但這次他身上套著的是能讓人在留有殘雪的森林深處行動的毛皮大衣和防寒防水森林靴。即便是對嘉帕王國人而言算是涼爽的雨期氣溫,和烏普薩拉王國的森林中相比的話也只能用悶熱來形容。

    大概是轉移石室的士兵已經來通告過,早就等在客廳里的侍女們,利落的撿起善治郎脫掉丟開的靴子和衣物仔細收好。

    「歡迎回來,善治郎大人」

    「我回來了,阿曼達侍女長」

    看到即便主人突然回國也沒有露出一絲動搖的侍女長行了個堪稱范本般的禮,善治郎不由得感覺有些懷念。

    換上T恤和短褲后,善治郎產生了干脆直接躺在沙發上小睡一會的沖動。雖然已經習慣了現在的節奏,但他畢竟連續十日以上白天在森林里徒步穿行,晚上定期和烏普薩拉王國的高層人物們會面。雖然本人沒意識到,但這段時間里因為持續的緊張狀態而一直在積累的精神疲勞,現在一口氣爆發了出來。

    但是,善治郎不能睡去。因為他還有必須盡早處理好的十分重要的工作。

    搖搖頭甩掉睡意后,善治郎從行囊中取出數碼相機和攜帶音樂播放器。這兩件數碼工具的殘存電量都不多了。特別是數碼相機已經亮起了警告電量不足的紅燈。

    善治郎必須暫時回國一次的最大理由就在于此。

    雖然在這次的外出期間,善治郎已經變得相當習慣使用『瞬間移動』,但除了能算是大本營的嘉帕王宮的轉移石室,去往其他地點時他仍沒有『數碼相機』的畫面輔助就無法順利發動『瞬間移動』魔法。

    在每天都會用『瞬間移動』在森林中和廣輝宮往返的現狀中,說數碼相機成了善治郎的生命線決不算夸張。

    「這樣就行了」

    確認數碼相機和攜帶音樂播放器上代表充電中的指示燈已經亮起后,善治郎終于安心的松了口氣。這么一來就沒有后顧之憂了吧。就在這時,阿曼達侍女長用平和的聲音向坐在沙發上的善治郎提問。

    「奧菈陛下因為有其他事,暫時還不會返回后宮的樣子。不如我們先準備好浴室,您去泡個澡如何?」

    聽到這番話,善治郎的身體就像剛反應過來一樣的開始顫抖。

    雖然身表滿是汗水十分燥熱,身體內部卻很冷。是長時間在寒冷的空間里運動后特有的感覺。這種內在的寒冷,屬于即便回到氣溫較高的場所也不會輕易回暖的東西。解決這個問題最好的辦法就是泡澡。

    「嗯,準備好了我就去」

    「謹遵吩咐」

    聽到善治郎這么說,阿曼達侍女長馬上行了一禮后離開了客廳。

    ◇◆◇◆◇◆◇◆

    這之后,善治郎久違的享受了并非蒸氣浴而是真正的泡澡。讓因在森林中行走變冷的身體內部暖和起來后,他又用宮廷御用商人們反復改良而成的液體肥皂將頭和身體上的汗水污垢洗了個干干凈凈。

    不過,即便洗完了一個漫長的澡,心愛的妻子奧菈也仍舊沒有返回后宮。于是善治郎把這段時間用在了和愛子卡爾洛斯·善吉、愛女琺娜·善乃久違的相處上。

    雖然因為太過開心導致親密接觸過頭弄哭了兩個孩子,結果遭到了乳母們的叱責,但這段時間仍充實到足以讓善治郎將上面的問題視為些微小事的程度。

    當善治郎享受完和愛子愛女的親子交流,回到客廳又開始犯困的時候,客廳的大門突然被人用力推開了。

    「善治郎,你真的回來了!」

    時隔很久才再次聽到的愛妻的聲音,讓善治郎的意識瞬間清醒過來。

    「我回來了,奧菈。嘛,雖然這次也仍舊是只能留宿一夜的臨時回國,明天早上就必須再返回那邊就是了」

    這么說完后,善治郎從沙發上站身,主動迎向小步朝自己跑來的女王奧菈。

    兩人幾乎同時互相抱住彼此。既柔軟又溫暖,在后宮時每天都能感受到的這份心愛之人的觸感,讓善治郎感受到了和抱著善吉善乃時性質不同但程度相等的愛情。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兩個人就這么互相擁抱了一段時間。是那種仿佛要盡可能增加彼此接觸面積的,又深又漫長的擁抱。

    「……雖然從回來通知的侍女和艾里克殿下那里已經得知了你平安無事的消息,但果然還是要像這樣親手觸碰過后,我才終于能安心下來」

    「我現在也產生了自己回歸日常生活的實感哦」

    可以的話,兩人都想今天就這么一整天抱著彼此度過。然而,所謂王族就是即便身處私人空間,也必須比起私情先處理政務的生物。

    長久的擁抱了一番后,才依依不舍的彼此分開的女王和她的伴侶,就像商量好一樣的在沙發上『面對面』坐下。

    這之后,善治郎和奧菈秘密的交換了彼此持有的情報。因為去北大陸的是善治郎,奧菈必須留下坐鎮嘉帕王宮,所以新情報差不多九成來自前者,但女王也提供了一些新消息。

    「這樣啊。艾里克殿下和普喬爾元帥很意氣相投嗎。仔細想想,這兩人確實給人相性很不錯的感覺」

    一直為自己和艾里克王子在感情上對立而擔憂的善治郎,聽到對方和普喬爾元帥與女王奧菈都構筑了還算不錯的關系后放心的松了口氣。

    「啊啊。現在,連那個艾里克殿下也贊成芙蕾雅殿下做你的側室了。這全都多虧你之前隱瞞了她當著公眾的面提出這段聯姻申請的事實」

    拿出這個事實后,艾里克王子就被一擊搞定了,女王奧菈笑著這么說道。

    「老實說,我當時只不過是忘了這事而已。雖然無論如何,最終還是需要從古斯塔夫王那里得到許可吧」

    說完這番話,善治郎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只要仔細想想,就能發現他會忘記也沒什么奇怪的。無論是好是壞,這個世界就是個不問大陸南北,社會都以男人為中心運轉的地方。所以,會對『沒有進行任何事前交涉,就由女方突然當著公眾的面主動提出實際上相當于求婚的申請』不感到有任何不妥,可以算是善治郎一個很難改正的習性。

    「不過,明明好不容易才從艾里克殿下那里拿到了不錯的回應心情好了很多,現在卻又得知他不會成為下任國王。讓人覺得有點空歡喜了呢」

    說到這里,奧菈不由得苦笑起來。的確,艾里克王子雖然自報是烏普薩拉王國的第一王子,但從沒說過自己是王太子。因為這個世界有言靈存在,即便不同國家的人也能毫無阻礙的交流所以很多人都忘記了:哪怕是同一個單詞,如果放在不同的文化中含義往往會發生微妙的偏差,甚至出現其代表的含義在異文化圈中根本不存在的情況。

    例如公爵一詞在嘉帕王國是指著王家的分家,但在夏洛瓦·吉貝爾雙王國則代表著沙漠四部族的族長家。

    所以,艾里克王子沒說自己是王太子,只報上第一王子頭銜的做法,其實應該算一種言靈翻譯誤差所導致的信息錯位,但奧菈仍要對此負有輕信的責任。

    「話說回來,讓他國的王子成為自己國家的王嗎……。還真是種和這邊從根本上就不同的理念吶。雖說之前也聽芙蕾雅殿下講述過南北大陸之間的文化差異,但如果我們始終按照這邊的感覺和他們交流,感覺隨時可能落入什么意想不到的陷阱」

    對女王的喃喃自語,善治郎在同意之余又忠告了她一句。

    「確實如此呢。不過,北方諸國至少同樣信仰精靈政治形態也是和這邊近似的王政,所以還算好的了」

    「茲沃達·沃爾諾西奇貴族制共和國嗎……。那個國家姑且也有國王的吧?」

    「嗯,他們有國王。但是,我覺得最好將其當成和奧菈印象中的國王完全不一樣的存在比較好。無論國王還是王家,在那個國家里都幾乎沒什么權限。實權是掌握在立法院手中的」

    除此之外,共和國的政治形態還包含了國王是以選舉的形式競選出來的;每個貴族都擁有在選舉中投出一票的權利;負責對整個活動進行管理是該國的元老院;選舉只有地位到相當于他國王太子地位的人物才有資格參加,所以其實是一種變相的信任投票等情報。但善治郎都沒有提及

    這次回來只會住一晚隔天便離開,所以善治郎判斷如果現在不清不楚的把這些情報傳達給妻子,有可能造成某種危害。

    「那個共和國,和『騎士團』發生了大規模戰爭,嗎。『騎士團』又是個什么樣的國家?」

    「嗯,正式名稱是『北方龍爪騎士修道會』。屬于在北大陸有著超級強大勢力的宗教組織『教會』中的『爪派』。由于原本是以『維持教化進度緩慢的北大陸北部的治安』為名目成立的戰斗集團,所以和以烏普薩拉王國為首的北大陸北方諸國似乎是潛在的敵對關系。雖然我的理解不一定正確,但既然『騎士團』持有獨立的國土、獨立的經濟、獨立的軍事力量,那還是把他們當成一個國家來看待比較好」

    善治郎對共和國與『騎士團』的理解,還沒詳細到足以為第三者進行說明的程度。

    「明白了。關于這兩個國家,等芙蕾雅殿下的事告一段落你回來后,咱們再另外找時間詳談吧。總之,無論共和國還是『騎士團』都是北大陸的大國,或者說是有著同等實力的兩股勢力。而這兩者近期之內會發生大規模戰爭。知道具體什么時候開戰嗎?」

    聽到奧菈表情嚴肅的這么詢問,善治郎搖了搖頭。

    「這方面的消息我是真的一點也沒有。但是,如果共和國的安娜殿下沒說謊的話,『有翼騎兵』已經從上空偵查到了『騎士團』的大規模部隊向著國境移動的蹤跡。那是距現在大約三十天之前的事」

    聽了善治郎的回答,女王的表情變得越發嚴肅。

    「這可……雖然只是根據南大陸的常識做出的判斷,但這已經進入隨時開戰都不稀奇的階段了。你現在所在的烏普薩拉王國,真的不會被這次戰火波及到嗎?」

    「這個沒問題。雖然大致上來說,『騎士團』領位于共和國以北,烏普薩拉王國等北方諸國則位于更北方的位置,但北方諸國和『騎士團』領之間,橫著一條山體被萬年積雪封鎖且地形十分險惡的山脈。即便是盛夏季節,如果由誰嘗試翻越那個山脈,就會被當地人當成勇者崇拜呢」

    善治郎邊這么說明,邊用圓珠筆在龍皮紙上畫出一張粗略的地圖。

    「海路方面不會有問題嗎?」

    「因為這次雙方都動真格了嘛。『騎士團』似乎原本就不怎么重視海軍,此次也沒有多余的戰力分配給海上。就算萬一他們真的走海路打過來,乘船從海岸線到名為梅塔湖的巨大湖泊,也就是我所在王都烏普薩拉需要花一天左右的時間,所以王都基本不可能被卷入戰亂」

    「唔嗯」

    這之后,奧菈又向善治郎詢問了從共和國的波姆吉耶港到烏普薩拉王國的洛古仸多港要航行多少天,從波姆吉耶走陸路到預定要成為開戰地點的丹寧瓦爾特所需要的天數,以此大致掌握了幾個地點之間的實際距離,最后終于得出了這場共和國和『騎士團』的大戰,對于烏普薩拉王國的確屬于『只需隔岸觀火就好』的戰事的判斷

    總算放松下來的女王,又忠告了心愛的丈夫一句。

    「雖然作為把你派過去的人我可能沒資格啰嗦,但如果你在那邊感覺有危險,可一定要立刻逃走啊。有需要的時候,千萬別猶豫要立刻使用『瞬間移動』的魔道具,記住了嗎?」

    「嗯,我知道了」

    為了讓心愛的妻子放心,善治郎也努力露出笑容點點頭。

    「充完電后,我會把數碼相機和攜帶音樂播放器里的圖片轉移到電腦中去。只要看看那個,奧菈你就能明白北大陸,尤其是共和國的國力是什么水平了。就我個人意見來說,真的是相當有威脅啊。

    但是,現在時間不多就先別深挖這個話題了,先說烏普薩拉王國的事吧」

    偵查北大陸的形勢雖重要,但眼下最重要的課題始終是芙蕾雅公主能否成為善治郎的側室,嘉帕王國能否和烏普薩拉王國締結大陸間貿易關系。

    所以奧菈也沒有異議,只是點點頭催促善治郎說下去。

    「總之,既然身為反對派急先鋒的艾里克殿下已經陷落,那芙蕾雅殿下做側室和進行大陸間貿易應該都不會再出什么問題了才對。至于我必須完成『成人之證』,即便遇到最糟的情況不得不夾起尾巴逃走,過后應該也還能想辦法應付。

    另外,雖然現在還沒有定論,但雖非王太子卻是下任烏普薩拉國王最有力候補的尤格文王子,提出想從我國娶一個側室」

    「哦?這個倒是值得考慮一下」

    聽到善治郎的話,女王眉頭跳了跳。

    雖然要等善治郎正取娶回烏普薩拉王國的第一公主做側室后再說,但這個提議有著即便尤格文第二王子無法成為下任國王,也依舊值得討論的價值。

    「沒記錯的話,尤格文殿下是芙蕾雅殿下的雙胞胎弟弟吧?」

    「嗯,雖然本人堅持說自己是雙胞胎哥哥就是了。相貌和芙蕾雅殿下超級像的。就連內在要說相似也算很相似吧?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以王族來說是個怪人但并不是壞人』。因為芙蕾雅殿下也給出過類似的評價,所以應該不會有錯了」

    「既然如此,在一定程度上就能讓人放心了。聽說北大陸有覺得南大陸低他們一等的傾向。讓女孩嫁到這種異文化圈,如果不至少結婚對象是個誠實男人的話,即便是不重視感情要素的政治聯姻也會很不妙」

    政治聯姻就如名字一樣,是為了實現某種政治目的而進行的婚姻,但并不意味只要能帶來政治上的好處其他就怎樣都無所謂了。畢竟既然要結婚,如果男女雙方的感情不和的話最后肯定會出問題。

    「奧菈打算答應嗎?」

    「要看對方開出的條件,以及我們這邊有沒有人愿意接受吧。雖然如果被普喬爾元帥聽說的話,他肯定會很開心提議讓法蒂瑪嫁過去就是了……」

    「那樣很不妙吧?」

    對善治郎的確認,奧菈點了點頭。

    「啊啊,根本沒有考慮的余地。法蒂瑪·基杰可是普喬爾·基杰同父同母的妹妹。她身上的王家血統,濃度足以和普喬爾本人匹敵」

    所以法蒂瑪屬于絕不能外流到國外的人才。雖然可能性很低,但一個搞不好她的子孫會像雙王國的霍娜公主一樣,以隔代遺傳的形式覺醒『時空魔法』的素質。

    「既然如此,馬努凱斯伯爵家的米萊拉也不行了?」

    「不,米萊拉是馬凱奴斯伯爵家分家的女兒,雖然繼承了伯爵家本家的血統,但王家血統已經很稀薄。算是不錯的人選。但政治聯姻比起這些文面上的資質,本人的能力、氣質、以及最重要的干勁才是最先需要考慮的東西。畢竟這次是別說跨國甚至是要跨大陸進行政治聯姻,所以實在不好對女方太過強求什么」

    如果不在這類情感要素上做足功課,導致作為兩國最初友好證明的政治聯姻完全失敗,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聯姻。

    「這么一想,芙蕾雅殿下還真是厲害呢」

    「啊啊,她的膽識,以及行動能力的確非同凡響」

    仔細想想,芙蕾雅公主會強行讓自己成為善治郎的側室,說不定也并非完全是出于她本人的任性愿望。如果是讓烏普薩拉王國的貴族女性嫁到南大陸這種未知的荒蠻之地的政治聯姻,估計再也找不出比芙蕾雅公主更適合的候補。

    「總之,尤格文第二王子是最有力烏普薩拉下任國王候補。這樣的人物希望從我國迎娶側室。我會把這兩件事傳達給將來代替你送往烏普薩拉王國的外交官的。除了這些,你還有什么其他最好現在報告一下的事情嗎?」

    聽到奧菈的問題,善治郎先是思考了一下,接著突然一拍大腿。

    「對了。有個叫韋蘭多的鐵匠老爺子,曾特意來和我直接見了個面,還提出了『把我也帶去南大陸吧』的請求。當時同席的芙蕾雅公主聽了后大喜,斯卡謝則很吃驚的樣子。看來韋蘭多和斯卡謝一樣,是給予特別優秀的鐵匠的特殊賜名」

    「哦?那確實非常值得開心,但總覺得背后有什么陰謀有點嚇人吶」

    即便是好消息也不會不加思索就全盤接受,對于肩負治理一國重任的人也許是很理所當然的反應。

    「嘛,就算那個老爺子本人沒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古斯塔夫王也肯定會為他離開本國一事討要什么代價吧」

    「如果那真是個有如此價值的人才的話,我們做些讓步也未嘗不可。問題就在于韋蘭多除了鐵匠的能力外,是否也具備教導弟子的能力。如果他在那方面也很優秀,那就真的是我們無論如何也要拉攏過來的人才了」

    優秀的工匠未必也是優秀的指導者,這種事不管在哪個世界都差不多。

    就算挖來一名有名的鐵匠,能生產的優秀鐵器數量也是有限的。如果那位名鐵匠是老人的話,生產更是只能維持十幾年左右。奧菈更看重的,是如何讓烏普薩拉王國高度的冶煉技術在嘉帕王國生根發芽,進而推廣開來。

    「總之,事情整體進行的還算順利。不過,因為我似乎得在那邊舉行完和芙蕾雅殿下的婚禮后才能回來,所以估計要比當初預計的晚很多回國了」

    聽到丈夫說要在對面舉行婚禮,女王的胸中不由得因不快一陣刺痛。但她完全沒有把這種情緒表露在臉上。畢竟,最初是奧菈為了國家利益要求善治郎迎娶側室,為此甚至不惜命令他投身需要堵上性命的大陸間航行。現在,善治郎又為了完成名為『成人之證』的試煉天天進入不熟悉的森林中狩獵。如果這樣奧菈還要對善治郎和芙蕾雅公主的婚禮表示不快,那未免也太過不知廉恥了。

    「啊啊,我會等你的」

    因此女王只是邊這么說,邊露出一個悠然的微笑。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理想的小白臉生活”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783778.buzz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nba中国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