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圣劍使的禁咒詠唱 第十三卷 第四章 宗谷真奈子的喜惡

    (譯者注:這章總的來說是以丈弦為主體的,所以各種方位名詞都是指向他的,單引號括起來的是心理活動;其實丈弦對真奈子的稱呼應該是真奈醬的,但我一直打得是真奈子,改起來太麻煩了,就這樣吧)

    一年前的十月一日,是丈弦初介成為宗谷真奈子男朋友的日子,今天正好是二人交往一周年的紀念日。

    真奈子性格直爽,不在意這些細節,但初介不同,今天的約會,帶著比以往更強的干勁。同時,初介還買了紀念日的禮物,是鑲有藍寶石的胸針(雖然很小),就算初介有獎學金,這對他來說也不算便宜。但初介清楚,這是真奈子一直想要的。

    想到真奈子的笑容,他不由得情緒高漲,哼著小曲走向了約會地點。

    二人約會的地點,是離學校很遠的商店街,這里一般不會有熟人經過。

    一年前,真奈子向初介說過:“我討厭引人注目,如果有像你這么優秀的男朋友的話,一定會引來大家的關注,所以我們秘密交往吧。”

    因此,初介十分注意,一直瞞著周圍的人。

    星期日午后的商店街人來人往,帶孩子的客人也很多,看著充滿活力的孩子,初介也夢想起將來組建家庭的情況了。

    雖說約會前十分鐘到是約會的慣例,不過真奈子奉行的是壓點到(hibiki:其實翻成剛好準時到更好,但不由得讓我回想起以前高中每天踩著上課鈴聲進校門,就翻成壓點了),所以初介得以帶著悠閑的心情眺望著往來的行人。

    忽然,感覺到背后有人來了,初介滿面笑容地回頭,揮了揮手道:“今天來的很早啊,真奈子。”

    “不,我不是宗谷前輩。”來人是看起來一臉抱歉的諸葉。

    “我不知道前輩在和宗谷前輩約會,看到前輩在這里就跑過來了,抱歉,好像打擾前輩了。”

    “不,那個,我沒有和真奈子約會。”初介留著冷汗。

    “欸?可是剛才——”

    忽然,丈弦看到了諸葉身后電線桿上的廣告[北三珠運動公園的吉祥物真奈親,僅限十月一日發售]。

    “我不是在說真奈子,我是在說真奈親,我沒有約人見面。” 初介向諸葉拼命辯解,同時在內心苦惱著‘對電線桿上的廣告打招呼什么的,怎么看都是怪人吧’。

    (hibiki:丈弦對真奈子的稱呼是マナちゃん(真奈醬),而吉祥物的名字是マナきゅん,二者音近)

    “話說,諸葉為什么要來這里,這離學校挺遠的,不是不太方便嗎?”初介拼命地轉移著話題。

    “我要買只有這里才賣的東西,丈弦前輩來這里做什么呢?”

    話題又被拋了回來。

    “這,這是我的隱私,希望你不要打聽。”

    “這樣啊。”

    丈弦覺得自己無顏面對諸葉,只能在心里默默向他道歉。

    “對了對了,聽我說,今天早上龜吉前輩在走廊里發生了很有趣的事。”

    諸葉面露笑容,打算講述龜吉的故事。

    總感覺要花很長時間。

    “那個,今天,我,很忙,明天再談好嗎?”

    “啊,抱歉,我是看你一直站在這里,還以為你在等人。”

    明明會面前已經淋浴過了,但初介此刻感到汗流浹背,已經找不帶什么借口了。就在初介絞盡腦汁的時候,諸葉將視線移向了初介的身后:“宗谷前輩,下午好。”

    初介暗叫不妙。

    “什么嘛,果然是要和宗谷前輩碰面,為什么要隱瞞呢?”

    拜托不要在說了,初介祈禱著。

    “啊,難道前輩們在秘密交往嗎,怪不得我以前總感覺兩人間的氛圍怪怪的。”

    初介已經走投無路了,這時,真奈子冷淡的聲音從背后傳來:“喂,丈弦君,這是怎么回事?”

    “哦,那個,灰村。”初介不敢回頭,只是支支吾吾地發出了奇怪的聲音,他連忙用咳嗽掩蓋了自己的失態,用力抓住了諸葉的雙肩:“別說傻話了,如果產生奇怪的傳言就麻煩了,我倒是無所謂,但會給真奈子添麻煩的,懂了嗎?”

    “了,了解。”

    懂事的后輩似乎理解了當下的情況。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約會,先走了。”

    “你完全不明白啊。”

    “哈哈,抱歉,我開玩笑的。”諸葉低著頭消失在了商店街的深處。

    真是個對心臟不好的玩笑。

    “抱歉,真奈子,真是危險啊。”初介一邊擦著冷汗,一邊回過頭,站在那里的,是戴著樸素眼鏡,穿著樸素服裝,給人以不起眼感覺的少女,宗谷真奈子,她沒有看向初介,而是看著貼在電桿上的廣告。

    “怎么看都是初介在自掘墳墓。”

    “話,話說,真奈子,今天可真早啊。”

    離預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如果真奈子和平時一樣壓點到的話,應該就不會被諸葉撞見了吧。

    “意思是我的錯嗎?”真奈子鏡片后的眼中閃著銳利的光,冷冷地盯著初介。

    如上,真奈子對初介總是一副冷淡嚴厲的態度。對初介來說,對方不管是冷酷,還是開朗都無所謂。他總是過于在意身邊的人,所以對我行我素的,擁有著[堅強內心]的真奈子十分憧憬。而且,對于隱藏在真奈子眼中的那份高雅,他也十分喜歡。

    總之,初介對真奈子很著迷。

    “我也不是說你不好,初介這種冒失的地方,我并不討厭。”真奈子走到初介身旁,用與往常一樣的冷淡語氣說道。“那么,我們走吧。”

    真奈子邁開步子,初介追了上去,配合著她的步調慢慢地走著。

    兩人之所以約在這條商店街見面,除了離學校遠之外,還有一個理由是這附近有一家個人書店,里面商品十分齊全。

    初介本身就喜歡讀書,而真奈子更是狂熱的書籍愛好者,總是在外面淘書,這里也成了二人的固定約會路線。

    十月的風吹拂著人的肌膚,稍顯寒冷。

    街上行人很多,但沒有擁擠到妨礙同行的地步。

    光是這樣漫無目的地閑逛,就很開心。

    初介望著并排行走的真奈子的側臉,畢竟是不常流露自己心情的面無表情的少女,但至少現在看來,她的心情不壞。初介慎重地,卻裝作若無其事般,牽起了真奈子的手。

    真奈子轉過臉來盯著初介。以前真奈子心情不好的時候,曾表示過“不要在人前那么親密”。

    今天能不能牽著手呢?

    初介裝作沒有發覺女友的視線。

    過了一小會,真奈子移開了視線,什么也沒說,也沒有甩開被牽著的手。

    初介覺得天空都晴朗了起來,似乎有天使降臨的感覺。今天可以不用客氣,盡情享受與真奈子牽手。

    就這樣,二人來到了目標書店。

    “啊啦,今天還真巧。”在店里,二人和諸葉相遇了。

    諸葉的視線不由落在了二人牽著的手上。

    真奈子無情地甩開了手,因為不能被人發現,初介知道這是沒辦法的,但還是忍不住在心中暗自叫苦。

    “你真是無處不在啊,灰村。”初介耷拉著肩膀,向諸葉吐槽道。

    “有認識的人給我推薦了書,但銷量很不好,只有這里才有賣。”

    “這樣啊,真是太糟了。”初介露出了無法接受的表情。

    “沒關系,我不會亂說你們的事的。”諸葉露出了笑容。

    “我們之間真的沒什么,到底要說幾遍你才會懂啊???”

    真奈子小聲地咳嗽了一下,代替不會說謊地男朋友道:“今天只是偶然和丈弦君一起來買書,看來灰村君是誤會了什么,我們倆之間什么都沒發生,但可以的話還是希望不要張揚出去。”

    “明白了。”諸葉豎起了大拇指。

    初介雖然知道這個后輩的嘴很嚴,不會亂講,但看到諸葉眼中滿滿都是[你們快結婚吧]的感覺,不由得有些不安;真奈子應該也是同感吧,默默地盯著諸葉。

    作為男朋友,現在果然要做些什么吧。

    “不好意思,灰村,過來一下。”初介緊緊攬住諸葉的脖子,將他拖出了書店,同時給了真奈子一個[我去去就回]的眼神。

    “怎,怎么了?”

    “所以說,你真的誤會了,我們并沒有在交往。”

    “別隱瞞了,前輩也太見外了吧,我會保守秘密,不會告訴靜乃和五月她們。”

    “漆原暫且不論,要是你告訴(嵐城)那個八卦的女人,我一定會殺了你然后自殺的。”

    “真不想聽男人對自己說出這種臺詞。”諸葉撓了撓頭。

    “話說,我記得你以前好像就懷疑過我們的關系,我們之間有不自然的地方嗎?”

    “是的。”

    “哪部分?”

    “前輩對我的稱呼是灰村吧,對靜乃和五月呢?”

    “當然是漆原和嵐城了。”

    “神崎前輩呢?”

    “也是神崎前輩。”

    “那宗谷前輩呢?”

    “……”

    “宗谷前輩呢?”

    初介抱著頭蹲了下去,原本以為自己是比較能體貼別人,通曉人情世故的人;但沒想到自己竟然連這點事都藏不住。

    “我走了,請好好享受(約會吧)。”

    “等,等一下,灰村。”初介帶著討好般的笑容,又一次攬住了諸葉的脖子。

    “這次又怎么了?”

    面對諸葉的疑惑,初介沒有馬上回答。今天是自己和真奈子交往一周年的紀念日,逛完書店后,還打算去各種各樣的地方,但總感覺一會又要被諸葉撞上,所以,得先解決諸葉這個問題。

    初介將諸葉拖到了張貼著真奈親廣告的電桿前面。

    “灰村,你是個很好的后輩。”

    “非常感謝。”

    “相反,我這個前輩當的不怎么好。”

    “不,丈弦前輩是個很好的人。”

    “我是個很差勁的前輩,拜托了,能幫我去買那個今日限定的吉祥物嗎?”

    北三珠運動公園離市中心相當遠,只能坐專線的巴士,而且那個巴士一天只有三趟,如果去那里的話,起碼到晚上才能回來。

    “我知道了,如果是為了丈弦前輩的話。”

    真是個不錯的后輩。

    初介雙眼含淚,無法直視諸葉的笑容。

    “那么,我走了。”諸葉揮手離去。初介默默地目送著他,同時在心里發誓下次請諸葉吃大餐。

    初介回到書店后,站在那里的是冷眼瞪著自己的真奈子。

    “沒想到初介竟然是私下命令后輩跑腿的人。”

    初介縮成一團。

    “雖然在女生宿舍見慣了這種事,但我還以為初介不是那種人,真是太差勁了。”

    “不,不是那樣的,真奈子。”

    “不是嗎,現行犯?”

    真奈子那看垃圾一般的眼神讓初介心痛不已。

    過了好一會,真奈子才移開了視線,徑直離開了。

    “等一下,真奈子。”初介慌忙追了上去。

    ——————————————————————————————

    初介花了好久,才讓真奈子心情好轉。

    向天地神佛,甚至是自己的劍發誓自己絕不會再隨意使喚后輩后,真奈子才原諒了他。

    難得的紀念日,卻把大半時間花在這種事上,真是太悲慘了。

    垂頭喪氣的初介,和真奈子走在吃晚餐的路上,二人并沒有牽手。

    初介已提前訂好了餐廳,是家有些貴的意大利餐廳。但從內部裝修來看,反而更接近于咖啡廳的感覺,而且謝絕兒童入內。總之,是一家約會的好去處。雖然才剛到飯點,但店里已坐了半數以上的客人。

    這里離學校很遠,不必擔心碰上熟人。初介覺得自己在網上拼命地尋找有了價值。

    店員將二人引入座位。

    桌子很小,易于面對面坐著的人的交談。一桌和一桌之間的間隔也很大,所以并不顯得擁擠。

    “我是第一次來這家店,不過似乎還不錯。”

    真奈子應該也會喜歡的吧。

    “為什么要選這家店?”

    竟然拋出了問題。

    “欸,難道你不滿意嗎?”

    “請不要用疑問來回答疑問。”

    說完,真奈子緊緊地盯著初介。

    竟然變成了審問環節嗎?

    初介露出討好般的笑容:“這家店的番茄意面超贊的,真奈子不是很喜歡嗎?”

    “欸?”真奈子呆住了,“我說過那樣的話嗎?”

    “說過說過絕對說過,就在幾天前。”

    “什么時候?”

    “龜吉當時不是拿了本意面占卜之類的書,到處問大家喜歡的意面口味。”

    “哦,那個啊,那時覺得無視他應該會一直被煩下去,就隨便說了一個。”

    “真奈子真是冷淡。”

    “為什么要去認真對待萬年堂君?”

    “真是可憐啊,龜吉。”

    “他那副[女生都喜歡吃意大利菜]的興高采烈的嘴臉,真是令人氣憤,我是希望他的臉像爆掉流汁的番茄一樣。”

    “我有那樣的后輩真是對不起。”

    “其實我不太喜歡意大利菜。”

    “請原諒我。”初介雙手撐在桌上,低下了頭。

    “沒關系的,不要在意。”真奈子將手疊在了初介的手上。明明是真奈子的體溫更低,初介卻有了溫暖的感覺。

    “點菜吧,我并不是全部意大利菜都不喜歡。”

    初介感覺半空中出現了光芒,是天使嗎?自己的女朋友是天使嗎?

    “好的,今天我請客吧。”

    “我不是說過我不喜歡那樣嗎,還是AA制吧。”

    “ok,那就這樣吧。”

    兩人一邊閑聊著,一邊翻著菜單。初介頗為高興,雖然店鋪的選擇有些失誤,但似乎能享受一頓愉快的晚餐。

    直到——

    “就是這里呦,漆原,雖然有些遠,但是是一家很不錯的店。”

    “是嗎,嵐城同學只有對食物的嗅覺讓人佩服。”

    初介的想法一瞬間就改變了,趕緊用菜單遮住了自己的臉,窺視著入口處。

    五月東張西望地環視著店內,靜乃則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你說的我好像是貪吃鬼一樣。”

    “現在還好,將來你一定會后悔的,體重方面。”

    在這期間,兩人一直在拌嘴。

    ‘關系不好的話,休息日就不要一起出來了啊,饒了我吧(hibiki:,包括上面和真奈子的對話,丈弦一共用了三次‘勘弁’,@某古城)’

    “這里應該可以作為約會的場所,下次要和諸葉一起來。”

    “嗯?應該是我和諸葉來才對吧。”

    兩人一邊繼續爭吵著,一邊被店員帶了過來。

    理所當然的,四人相遇了。

    “啊,是丈弦前輩和宗谷前輩,真是巧啊,兩人在這做什么呢,嘻嘻嘻,難道是——約會,?”五月捂嘴高笑著。

    “不是這樣的,只是碰巧遇見了,一起來吃個飯罷了。”

    “欸,真是奇怪啊,向桃子前輩發郵件匯報一下吧。”

    “哪里奇怪了?”

    “宗谷前輩明明不喜歡吃意大利菜,現在卻出現在這里,只能讓人想到是丈弦前輩不清楚,提前預約在了這里。”

    “你是哪里來的名偵探嗎?”

    嵐城這家伙,明明平時跟個笨蛋一樣,這種時候卻很機敏,看來不光是對食物,對戀愛的嗅覺也很敏銳。

    “丈弦前輩和宗谷前輩,關系真好啊,晚飯都是一起——吃——的。”

    “所以不要再給百地發消息了,謠言會傳開的。”

    “算了,那就不告訴桃子前輩了,給索菲亞前輩發郵件吧。”

    “不管是誰都別說啊。”

    “索菲亞前輩和你們兩人是同級的,而且關系很好,肯定不會泄露出去的。”

    “你這正在泄密的人怎么敢說出這種話?”

    “我可不覺得我和那個大胸女關系好。”

    “真奈子,該吐槽的是這里嗎?”初介口干舌燥,但因為點的飲料還沒冷下來,并不能潤喉。

    ‘為什么會這樣啊’初介無奈地看著喋喋不休地后輩,和這個惡魔般的女人比起來,遇見諸葉時真是太輕松了。

    “打擾了,那么我回漆原那里了,請好好享受吧。”

    “慢著,把手機交出來。”

    “不可能。”五月像保護著孩子一般,將手機抱在懷中。

    “沒用的,丈弦君,只要讓那孩子回宿舍,肯定會大肆宣揚的。”

    “好像是呢,真奈子,用[鎮星]消去那家伙的記憶吧。”

    “我來嗎?”

    “畢竟我的通力不夠。”

    到底該怎么做才能解決這個事件呢,初介苦惱著。而真奈子如沒事人一般叫來店員,開始點菜。

    “沒關系的,丈弦前輩。”在對面桌上優雅喝著紅茶的靜乃說道。

    “為什么?”

    “嵐城同學最近經常懷疑誰和誰交往,次數太多了,現在已經成了‘狼來了’那種感覺,就算發了郵件也沒人會相信的。”

    初介松了一口氣。

    ‘果然真奈子也是知道這件事的吧,難怪她會那么冷靜’。

    “總之我們并沒有交往,明白了就回漆原那里吧。”初介疲憊地對五月揮了揮手。

    “好——。”五月帶著完全不信的樣子,回到了靜乃那桌。

    不出所料地,五月一直盯著這邊。

    拜此所賜,初介的晚飯味同嚼蠟,而真奈子雖說自己不喜歡意大利菜,但似乎吃得很香。

    兩人比靜乃和五月先一步離開餐廳。周圍已經完全變暗了,已經是九點多了,差不多到分別的時間了。兩人都住在宿舍里,要是一起回去的話,難免不會引人注目。所以兩人總是在離宿舍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分別,然后初介消磨一會時間后再回去。

    這就是地下情侶的悲哀。

    然而今天是紀念日。

    “真奈子,一會就好,我們稍微繞下路吧。”

    初介指著路過的公園對真奈子說道,同時,用另一只手確認了口袋中的禮物。

    真奈子一言不發地盯著初介,今天似乎已經是第三次這樣審視他了。

    公園很小,只有入口處閃著昏暗的燈光,而且一個人也沒有。

    “那個,我不會做奇怪的事的。”初介語無倫次道。

    “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真奈子移開了視線,先一步進入了公園。

    初介又一次感受到了天使降臨。

    ‘接吻不算奇怪的事吧’,初介一邊想著,一邊跟了上去。

    二人坐在一處長椅上,這里離電燈很遠,難以看到對方的表情。特別是真奈子,表情的變化起伏很小,更加難注意到。

    ‘首先送出禮物,想辦法讓真奈子高興,制造出好的氣氛,然后發展到接吻;讓今天成為最棒的紀念日吧’。

    計劃如此,但初介并沒有勇氣立刻送出禮物,于是他先打算先引導一下。

    “那個,真奈子,前幾天,你不是說想要藍寶石的胸針嗎。”

    “欸?”真奈子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初介也開始慌亂起來。

    “我,想要那樣的東西嗎?”

    “好好想想,前幾天的事,好好想想。”

    “什么時候的事?”

    “就是上次我們約會的時候,經過一個櫥窗時,看見里面的飾品,我說‘很適合你,想要嗎’,你當時點頭同意了吧。”

    “真是抱歉,因為當時很無聊,我只是隨便附和一下而已。”

    “我真的是真奈子的男朋友嗎??”

    “真是失禮,正因為是男朋友,當時我才附和的,不然我就直接走了。而且,那種東西根本不適合我。”

    “真奈子可是只要稍微打扮一下就很漂亮的隱藏美人,發掘出這一點是我身為男朋友的責任。”

    “我不想引人注目所以才不打扮,理解這一點也是身為男朋友的責任吧。”

    “只在我們兩人獨處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好好打扮。”

    初介進行了土下座。

    “所以,那個胸針怎么了?”

    “…………沒什么。”

    畢竟只是藍寶石,而不是鉆石。

    初介一邊思考著自己的女朋友似乎對這方面太不感興趣了,一邊覺得自己是否應該將藍寶石換成鉆石,不過光想一想,就感覺自己的錢包要被掏空了。

    不,那種事怎樣都好。

    今天明明是想讓真奈子開心,自己卻什么也辦不到。

    ‘為什么總是事與愿違’。

    這個紀念日真是糟透了。

    ‘唉,今天就老實回去吧,反正像我這樣的人,不管怎么努力都沒法得到好的結果,干脆回去倒頭就睡吧’。初介痛苦地沉思著。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意外的聲音——

    “終于找到你了,丈弦前輩。”是諸葉。

    在這個昏暗的公園里,在這種陰郁的氣氛下,諸葉爽朗的聲音顯得不合時宜,不過,卻是能消除人內心陰霾的聲音。

    諸葉一邊揮手,一邊朝這里跑來。

    “久等了,我把東西買來了。”諸葉舉著一個很大的布偶,左右搖動著。

    “你回來了啊。”

    “是的,乘坐末班巴士。”

    初介站起來迎接諸葉。

    “你一直在找我嗎?”

    “嗯,我偷偷用了[神足通],希望前輩能對老師保密。”

    真是個好后輩啊,初介快要流淚了。

    “只是,那商品太搶手了,我到時已經被搶購一空了,只好買了別的。”

    “沒關系沒關系,真的非常感謝,加上巴士費一共多少錢?”

    初介額外給了諸葉一些錢作為跑腿費。

    “非常感謝。”諸葉將手中的布偶遞給了初介。

    這是一個過于圓滾滾的企鵝布偶。

    哪里能用得上呢?

    “是企二郎嗎?那個,是企二郎對吧。”

    原來這里就有想要的人啊。

    看到真奈子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將手伸向企鵝布偶時,初介不禁有些愕然。

    “是,是嗎,是叫企二郎啊。”

    “是的,是接著真奈親的設定延續下去的,二代企鵝衍生出的異端吉祥物。就是企二郎。”

    (hibiki:這句話挺迷的,不太能看的懂,不知道原文是不是這意思)

    什么啊這是。

    “唔,你很了解呢,它的人氣很高嗎?”

    “沒有,只有真奈親很受歡迎,它只是附屬品,沒有被商業化,但絕對是企二郎更可愛。”

    在初介看來,還是真奈子更可愛就是了。

    ‘這樣啊,因為是活動限定,所以企二郎也被玩偶化了啊’。

    將企二郎交給真奈子后,她就忘我般地緊緊抱住了。

    “這個是給我的禮物嗎?”

    “唔。”丈弦(hibiki:感覺作者在這里都忘了一直寫的是初介)支吾著,說不出話來,頭腦一片空白。

    “是的,丈弦前輩很忙,就拜托我去代為采購了。”諸葉及時地補充道。

    “抱歉,因為我讓灰村君跑腿。”(hibiki:這句話是真奈子說的)

    “沒關系,我和丈弦前輩經常在有困難時互相幫助。”

    聽到諸葉的話,初介都分不清誰才是后輩,誰才是前輩了。

    “那我就老實接受了,謝謝你,初介。”真奈子緊緊抱著企二郎,用顫抖地聲音道。她稍稍低下了頭,紅暈染上了她的臉頰。

    “我好高興。”

    即使在黑暗中,也能看到真奈子的笑臉。

    ‘我想看到的就是這個’

    而且,微笑著的真奈子和平時的反差,使她看起來可愛億萬倍,初介的心臟不爭氣地跳動著。

    真奈子注意到了初介的視線,害羞的將臉埋在布偶中。

    “今天正好是我們交往一年的紀念日,初介還記得啊。”

    “額,嗯,當然了,但沒想到真奈子也還記得啊。”

    “是啊,所以我很期待今天。不過誤會了初介使喚后輩跑腿;雖然我不喜歡吃意大利菜,但今天卻感覺很好吃,而且現在還和你在一起——”

    “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如果再被真奈子這么說的話,初介覺得自己會害羞而死的。

    ‘真奈子真是萌死了’(hibike:原文用的就是萌)

    初介感動著,用手扇著風,忘記了自己還正處在十月的寒夜中。

    ‘嗯?灰村呢?’

    不知不覺間,諸葉不見了。

    真是善解人意啊。

    ‘我就破費一下,請你吃一周的美食吧,灰村’

    初介感謝著諸葉的時候,真奈子也抬起了臉。

    “那么,差不多該回去了吧。”初介正打算這么說——

    突然,真的很突然地,真奈子的嘴唇貼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初介感受到了真奈子柔軟而有彈力的唇,以及真奈子甜美的吐息,強烈的沖擊讓人感覺時間似乎停止了。

    其實只有幾秒的時間,但對初介來說卻好像過了幾個世紀那樣漫長。

    然后,真奈子又一次將臉埋進了布偶中,說道:“這是我給你的禮物。”聲音已沒了往日的冷淡。

    一年前的十月一日,對初介來說是難以忘懷的一天。

    今天,二人交往的一年后,依然是個難忘的一天。

    離畢業典禮開始只剩下十五分鐘了,聚集在校園中庭的人也越來越多。

    “今后會變成遠距離戀愛吧。”在大庭廣眾之下,聽到了意想不到的臺詞。

    諸葉嚇了一跳,眼前,帶著樸素眼鏡的前輩說出了這樣的話。

    真奈子和丈弦一直所隱藏的,現在暴露了出來。

    “真奈子。”丈弦有些擔心地看著真奈子。

    索菲亞大幅度抖了抖肩,連靜乃都用手遮住了嘴。

    只有五月叫了起來:“欸欸欸?是這樣嗎,你們果然在交往。”

    靜乃“真煩人”的叫了一聲,不過五月并沒有在意,只是將疑惑的眼光投向二人。

    被問到后,真奈子沒有猶豫,立刻回答道:“真抱歉長久以來瞞著大家,我們確實是在交往。”

    “果然,前輩們很般配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久以來的懷疑得到了解答,五月顯得十分高興,如果現在她手里抱著花籃的話,想必會撒花祝福兩人吧。

    見此,諸葉,靜乃和索菲亞卻無法坦率的高興,依五月的性格,兩人之間的事恐怕會變得人盡皆知。

    真奈子似乎看穿了諸葉等人的想法,若無其事道:“沒關系,反正今天就畢業了。”

    接著,她依次環視了一遍諸葉,五月,靜乃,然后大膽地抱住了丈弦的手臂:“而且在這最后的時間里,我還想炫耀下自己有一個這么棒的男朋友。”

    或許正是真奈子的那種性格,才更能讓她下定決心。

    “真奈子。”丈弦感動不已,流著淚顫抖著,兩人馬上就要分開了,遙遠的距離想必會帶來很多煩惱吧,但丈弦此刻無閑他顧。

    ‘嘛啊,這兩個人的話一定沒問題’諸葉默默地想著。

    丈弦不必說,十分專一誠實,真奈子那邊也是全身心投入。

    丈弦之前關于自己遠距離戀愛的謊言,之所以沒被人發現,原因之一就是周圍人經常目睹他和別人發短信的場景。

    對象自然是真奈子,對任何事情都很冷淡的她,在私下里也會熱烈地和丈弦交流著。

    “爆炸吧,現充。”剛還在和春鹿說話的齋子,忽然怒吼著跑了過來,她的臉因嫉妒而扭曲著。

    “真不像話啊,神崎前輩。”五月擋在了齋子前面。

    五月明顯帶著自己是愛情丘比特般的陶醉。

    “阻礙別人戀愛的家伙,就由我——”

    “滾開,小丫頭。”然而,五月馬上就被齋子撞飛了。

    即使沒有纏繞通力,齋子也像飛奔的卡車一樣勢不可擋。

    諸葉和索菲亞勉強接住了五月。

    “快逃,真奈子。”

    “別想逃,現充混蛋。”齋子如惡鬼般沖了過來。

    結果,有一個人擋在了齋子前進的路上。

    是蕾莎,艾蕾娜·阿爾維莎。

    “危險,蕾莎。”擔心蕾莎重蹈五月的覆轍,諸葉警告道。

    但是,齋子一看到蕾莎,就停止了突進,準確的說,是看到了蕾莎捧著的花束。

    “恭喜你畢業,神崎前輩。”蕾莎用毫無感情,聽不出絲毫恭賀之意的語調說道,同時遞出了懷中抱著的薔薇花束。

    “唔,唔。”收到花束,齋子看起來十分困擾。

    實際上,諸葉也感到有些困惑。

    齋子和蕾莎,真是奇妙的組合。

    這兩人,關系好到會做這種事情嗎?

    有種身為原暗殺者的蕾莎會從花里抽出匕首的感覺。

    “那兩個人,關系很好嗎?”

    “不記得了嗎,諸葉?”被二人扶起的五月問道,當時在女生宿舍發生的大事,撲克比賽。

    “啊,那個啊。”回想起來的諸葉,不禁面露苦澀。

    那可不是[大事]這種詞語可以概況的,簡直就是恐怖事件。

    那是比文化祭之后的事,大概是去年的十一二月份吧——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圣劍使的禁咒詠唱”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783778.buzz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nba中国赛 特变电工股票 安徽快三投注时时彩 山东十一体选五走势图遗漏 群英会开奖今天结果 江西快3走势图360 幸运28是官方彩吗 腾讯三分彩怎样赢 云南福彩快乐十分前三组 民间自愿互助理财平台 河北快3彩票平台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官网 大智慧手机炒股旧版本 宁夏十一选五玩法 分分彩大数据做号软件 排列7中奖规则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