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赤村崎葵子的分析是瞎扯淡 短篇 分析不幸的信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サダメ

    制作:筆君

    語言擁有神奇的力量。

    語言明明本該不過是普普通通的文字行列,不過是普普通通的溝通工具,有時卻能強有力地向人的內心傾訴某些東西。語言中蘊含著超出字典上所寫內容之外的東西,蘊含著震撼心靈的東西。

    話雖如此,但要說餓哦們早已熟悉無比的國語之中的所有一切都蘊藏著魔幻般的力量,這叫人不論如何都無法相信。更何況,同樣都是美妙的語言,還有可能因為人的不同而感受不到神奇力量。有些話,某些人聽了會覺得很舒服,但某些人聽了反倒會感到厭惡、反胃。

    因此,我是這么想的。神奇力量的根源不在于語言本身,而是存在于語言的使用者與接收者彼此之間。藏在語言背后的情感,才是真正動搖我們內心的東西。

    所以,我敢斷言。那種紙片,根本沒有神奇的力量。

    「可是啊,加茂十希君。真的是沒完沒了,禍不單行啊。自從這個『不幸的信』傳給我之后」

    小照興奮地說出這種話來。

    她坐在教室最后排自己的座位上,盯著跟前的筆記紙。在整日課程結束的同時,她戴上了前面一直收起來的針織帽,開始竭盡全力地苦思冥想。她那瘦小身體里塞滿的求知欲,今天依然發揮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

    可愛到爆的小照,本名是,呃……赤村崎葵子。但不曉得為什么昵稱是小照。光這一點就夠令人費解了,可說到她放學后的社團活動則更加令人費解。她參加的社團是分析社。通過對萬事萬物進行分析以看透深層本質,發現不可遺漏的東西——打著這種冠冕堂皇的招牌,實際搞的卻是「對感興趣的玩意,管它三七二十一先撲上去再說」。太白癡了。我竟然跟她在同一個社團里,這事撕爛嘴我也說不出口。

    在這位班上頭號麻煩制造者,雖然可愛但超級麻煩的社長的桌上,展開著寫有『不信的信』的字條。

    『不幸的信

    傳給最討厭的人就能變得幸福』

    何其惡劣的文面。說起『不幸的信』,通常應該會寫要在幾天內傳給幾個人之類的。

    這個小小的字條,今天一直在我們班上傳過來傳過去。盡管我覺得這事無聊至極,但第二節課的時候傳到了我這里,我就條件反射地又扔到小照桌上了。原諒我,小照,我還是覺得那玩意有點瘆得慌。然后,收到那玩意的小照好像是誤解為自己的玩具增加了,一直把那玩意留在手上直到放學。結果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柜子鑰匙不見了,上課拿不出作業被老師罵了,還忘帶便當,去小賣部結果吃的賣光了,好朋友分我面包結果掉到地上,之后貧血暈倒了…………另外還有各種倒霉事。大致算下來,都十九連擊了吧。威力好大啊,這詛咒」

    …………這倒真的挺厲害。

    雖然我覺得大部分得賴你自己。

    再說,我跟你在同一間教室竟然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些啊。你遇到的那串倒霉事到底多不起眼啊。

    「今天很不走運啊。可憐可憐」

    「就是啊。快安慰我」

    不是很明白,總之求安慰的樣子,我姑且把手繞到她肩膀上輕輕拍了拍。得到的安慰似乎超乎了預想,小照一邊發出欸嘿嘿嘿的古怪笑聲一邊朝我貼過來。不對,竟然抱上來了。熱死了,還不快放開。

    「于是,今天的社團活動是什么?要分析這個嗎?」

    「正是。與其說要分析,嗯,應該說已經在分析了。雖然不認為是值得分析的有趣題材,但就是忍不住去分析,這就是人類的天性吧」

    是嗎,那我肯定就不是人類了吧。

    「不過,要說我所接連遭遇的倒霉事跟『不幸的信』沒有關聯,確實也沒有關聯。畢竟不會因為這封信直接受到某種損害,也沒有證據證明倒霉事是這封信造成的」

    「這么說倒也對。不過手指要是被信紙割破了,那也算有關聯了」

    小照再次將『不幸的信』折成四折,扔進自己的書包。

    「但是,我討厭不幸的信這東西。也超討厭在幾天內要傳給什么人的規定」

    「為什么?」

    「因為這是對人類的意識進行操控啊,是讓人去思考『讓哪些人不幸也無所謂』啊。它能夠讓人無意識地去思考自己討厭誰,可以拋棄跟誰之間的關系,可以說心眼壞透了呢」

    「哦」

    「不幸的信這東西要是順利發揮那個效果,真的就會到處制造不幸啊。雖說,順利發揮效果是不可能的」

    「是嗎?」

    「那當然啦。嚴格遵守『傳給某些人』的指令,不幸的信數量就會呈鼠算式增長。最后肯定會有人覺得沒意思,把它丟掉」

    那你說得如此深惡痛絕,卻非但沒把它扔掉還帶在身上,這算幾個意思?你是不幸的堆場嗎?

    「你也趕緊扔掉不好嗎?又晦氣,而且你也想擺脫麻煩吧」

    「會丟的,放學了就丟。又不可能真的因為這東西變得不幸,現在帶在身上也沒什么問題……嘅,問題來了」

    「啊?」

    小照的表情露骨地顰蹙起來。我循著她目光看去,只見一位熟悉的老師的身影。看著那豐盈過頭的卷發與枯瘦的面龐朝這邊逼近,我明白小照說的『問題』是什么意思了。

    「啊,太好了!赤村崎同學,你還活著啊!」

    學校性格最麻煩的老師——世界史的中林老師發現了小照,一臉開心地撫摸胸口,松了口氣。據我分析,老師恐怕是覺得小照會被不幸的信害死,在替小照擔心。太好了呢,小照,遇到了一位好老師。

    「我聽說了啊,赤村崎同學!好可憐啊!竟然被重度不幸纏身……啊啊,多么可憐啊!倒霉十九連?不幸的信?哎呀!!」

    盡管中林老師嘴上表示同情,但在我看來,她只怕是滿心歡喜,發現了最愛的超自然事件都興奮得恨不得兩腳飄起來了。

    小照似乎也看清了本質,只見她正皺著眉頭。

    「啊,不幸的信啊!雖然很古樸,但咒力是千真萬確的!你得趕緊采取對策啊!」

    「是啊」

    應付式的對答,游移的目光。

    小照是會捉弄別人,但不常嫌棄別人。正因如此,能讓小照如此嫌棄的,大概就只有中林老師了。這就是常說的,生理上合不來吧。話說,咒力是啥?

    「事已至此,你得裝備上神圣的東西才行啊!沒錯,要從詛咒道具的影響下保護自己,就必須持有力量更強的道具才行。不過沒問題,你不用擔心,我這里正好就有神圣的魔法道具…………介紹給你也不是不行哦!」

    …………。

    中林老師滿面笑容,但我忍不住覺得在那喜悅的深處,表情的水面之下有著某種漆黑的東西暗流洶涌。

    倒不如說,實在太可疑了。

    盡管這么說老師很無禮,但我還是不得不說。

    這個人,很古怪。

    不過,小照擁有出色的精神力,將那喜悅的氣場彈開,表情沒有一絲變化,以平淡得像是白開水都喝干了的態度進行應答。

    「已經沒事了。那種東西我待會兒就去燒掉,用火焰來凈化」

    「啊啊啊啊啊啊快住手!不行的不能的不可以的!竟然要把不幸的信燒掉,真是難以置信啊,赤村崎同學!」

    「為什么不行?」

    「不幸的信這種東西,光抹消掉物質本身是沒有意義的啊!」

    「那就交給老師您吧」

    「不要啊啊啊快住手!我對那種東西過敏啊!因為我靈感很強的!」

    靈感強是怎么回事?小照,你不試著分析分析……?

    「既然靈感強,勸您還是不要靠近被不幸纏身的我為好」

    你這是在委婉地說「少廢話,還不快滾」。

    「你這種其實沒問題的啦!因為我有,這個!魅惑的!超級女子力能量石(Z)!」

    看到老師取出來的小石頭,小照石化了。讓平時那個話癆小照像現在這樣鉗口不言的機會,真的很少。

    「本來不是會員的話,是不能夠一睹這神圣力量的全貌的,不過赤村崎葵子同學的話是特別的。沒錯,我從你身上感受到了某種神圣的東西!」

    「……我身上……神圣的……是嗎……」

    要是做問卷調查,研究班上誰的性格最古怪,恐怕小照能拿到不可動搖的高名次。倒不如說肯定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讓人感覺到神圣的東西,那肯定是因為她平日里的行為太過古怪。

    「總之,赤村崎同學!你應該盡快正確地進行處理!把它傳給你討厭的人吧!把不幸推給別人就對了!」

    這話說得好差勁,不敢相信竟然出自教育者之口。正當我被那失職之言驚呆了的時候,突然間。

    簡直就像要制止中林老師大喊大叫一般,傳來一聲巨響,有什么東西撞在了教室窗戶上。

    「媽呀!什什什什么!?隕石!?」

    中林老師驚愕不已,驚恐程度前所未見聞所未聞。比三流的超自然事物恐怖多了啊,你這張臉。

    但是沒關系,她的驚恐馬上就平息下來。因為事件的真相,我已清楚地目睹到。

    「是鳥」

    「你說是鳥!?真的嗎,加茂同學!」

    「是真的,我看到了」

    「不是隕石!?」

    不是隕石。被逼問答案顯而易見的問題會很累的,您就別固執了好嗎。

    「什么啊,只是鳥撞到窗戶玻璃上了啊……嚇我一跳」

    就是為了避免這類事發生,你才準備那啥超級什么石的不是嗎?我說,那玩意是不是根本不管用?

    「嗯?小照?你怎么了?」

    沒理會無端大喊大叫的中林老師,小照不知怎的面色鐵青,竟半張著嘴死盯著地面。

    「因為剛才的沖擊……」

    我低頭一探究竟,發現小照的手機摔在地上壞掉了。因為中林老師反應過猛,桌子被掀動,放在桌上的手機就掉了。屏幕裂得夠慘。

    哎,可憐人啊。

    這樣就二十連了嗎。基本沒可能倒霉到這個份上吧,都分不清運氣是好還是糟了。

    「太、太慘了……」

    情緒低落的小照身旁,中林老師顯得十分驚訝。

    「這!這毫無疑問是詛咒啊,赤村崎同學!」

    「哦」

    「刻不容緩,趕緊扔掉『不幸的信』!!」

    「別賴什么詛咒,請賠我手機好不好」

    自己凡事喜歡各種忽悠別人,自己卻不被忽悠,真不愧是小照。這就是遭人恨的孩子嗎。

    「小照?你干嘛表情這么怪?」

    小照擺著奇怪的表情,正在沉思。小照擺出奇怪表情的時候,基本是在想奇怪事情的時候,這次恐怕也不例外。

    「不……想想發現,老師您說的或許是對的……」

    「啥?」

    「總覺得,這玩意有某種特別的力量在驅動」

    「怎、怎么連你都開始胡言亂語了啊,小照!你不是腦子出問題啦!」

    「……加茂君,你是不是在說老師我腦子有問題——」

    「有問題的不止那些啊,加茂十希君。剛剛發生的事情明顯有問題」

    「喂,你們都說老師我腦子——」

    「這是不容忽視的事態。威廉如此細述。現在需要分析!」

    小照沒理會中林老師,再次從包里取出『不幸的信』,眉飛色舞地開始分析。

    「首先,倒霉事二十連果然很蹊蹺。巧合不可能疊加二十次之多,認為是有人蓄意誘發為妥」

    嗯,倒霉二十連實在太不正常。

    「從倒霉對象與程度具備一致性來看,果然應該將所有二十次倒霉事視為串聯事件。可是,盡管行為形態中能看出一致性,但無法找到行為目的。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除了將我卷進麻煩事里,難道不存在其他目的?這就好像,讓我不幸就是最終目標一樣」

    「難道不是嗎?」

    「可若是這樣,麻煩事的質量又太低了,我幾乎沒有受到傷害。我是被老師吼也不會在意的性格,忘帶便當也不至于餓死,這部手機也備份過,數據馬上可以修復」

    「唔唔唔……你真是個好姑娘」

    咦?

    不對,手機被弄壞,難道不是相當嚴重的情況嗎?為什么你說沒受到傷害?這不奇怪嗎?

    ……我好像明白了。你是在信口開河。

    「然后,問題在于剛剛發生的情況。鳥撞擊窗戶玻璃,這種事不認為能夠人為誘發。就算可以,也沒理由牽強地那么做。想要弄壞我手機,普普通通地將它弄壞就行了。因為平時我都是放在書包里的。…………歸納之后,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其手段,切入點,都并非人為的,現實的,混雜著只可能存在于巧合中的要素。換而言之,以人類之力無法實現」

    ……總覺得你這分析有夠飄逸。

    那就把結論說說看吧。

    「照你這么說,今天發生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嗯。加茂十希君,我們不得不這么去想。這就仿佛…………有某種神秘力量在操縱著偶然啊」

    呃,嗯。是嗎?

    小照無視掉完全不來勁的我,突然大喊起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是詛咒!這是詛咒的力量啊,加茂十希君!!」

    小照投入感情,眉飛色舞,把她端正的臉龐扭得一塌糊涂,這樣說道。裝得也太假了…………。

    「是詛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師!!」

    「是詛咒啊啊啊啊啊啊赤村崎同學!!」

    …………哇。好麻煩。成雙的麻煩來了。那份不幸,你想推給誰?

    「老師,拜托了!這封不幸的信,就請老師您來保管吧!」

    「咦?我、我來?」

    「只能托付給擁有舉世無雙級超級女子力能量石XYZ(The Z)保護的老師您啦!」

    「不,你別擅自給它升級啊」

    「拜托了!老師您不是有靈感嗎!」

    「雖、雖說是靈感,但那是只對妖精和精靈起反應的類型」

    「綜上所述,就拜托老師您了!」

    「啊、等等!」

    小照把『不幸的信』強行塞進了中林老師手里,然后拉著我的手逃出了教室。

    不曉得為什么要把我也硬拉著帶走,總之小照一路跑呀跑呀,等到遠離了教室來到了大廳鞋柜跟前,她才總算喘口氣,停下腳步。

    「這樣就可以了」

    「什么可以,那么強硬。之后要道歉喔」

    「嗯,不過好好地用正確方法處理掉了,對吧?」

    「…………嗯?」

    「把信傳給最討厭的人,把不幸推給別人就對了」

    小照燦爛地一笑。……莫非你就是為了做這種無聊的事情才搞出剛才那番分析?這么說,你的分析果然是瞎扯蛋……?

    「好了,回家吧」

    啊啊,回家吧。

    但是,你手可以松了。

    【聊天室】

    Wilhelm :哎呀,發生過那種事啊。夠嗆呢

    十希男 :是啊……不,其實也沒那么糟糕

    十希男 :到頭來,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二十次的倒霉事

    Wilhelm :倒霉二十連是不可能的,所以當然是人為造成的哦。巧合不可能連續發生。

    Wilhelm :我想你已經發現了,小照只是在隨口亂說

    十希男 :嗯,可鳥是怎么回事?怎么讓鳥撞上窗戶玻璃

    Wilhelm :沒辦法讓鳥撞玻璃,鳥無非是自己撞上去的。然而,小照只是利用了這件事。在鳥撞到玻璃,桌子動了的時候,她就自己把手機弄掉了。

    Wilhelm :不是被卷入不幸當中,

    Wilhelm :只是將偶然,編排在了自己的不幸里

    Wilhelm :如此一來,就能讓意外表現出偶然性

    Wilhelm :其實沒有鳥也無所謂,只要抓住某個契機就可以了

    十希男 :哦…………

    Wilhelm :今天一整天都在發生那種事對吧。還故意準備了十九次麻煩事……真是不懂節制呢

    十希男 :可是,那家伙還讓老師賠償啊

    Wilhelm :那算自作自受吧。會不會賠償就不清楚了

    十希男 :是自作自受嗎?

    十希男 :另外,將不幸推給別人,換取自己的幸福,這做派實在無法茍同

    Wilhelm :是的,小照一定也這么覺得

    十希男 :…………咦?

    Wilhelm :小照明確地說過吧?『已經在分析了』。不是準備做,而是已經在做了。

    Wilhelm :在幾天內要傳給某人……這種形式,是鼠算式增長呢。所以應該認為,刻意采取這種形式,就是為了在班級內蔓延開來

    Wilhelm :這樣一來,犯人應該就在這個班級里

    Wilhelm :因為會讓人去思考「自己討厭誰」,所以這個惡作劇惡劣了些呢

    Wilhelm :所以小照想要鎖定,也認為這能夠辦到。

    十希男 :鎖定?鎖定什么?

    Wilhelm :不幸的信的寄件人

    十希男 :寄件人…………

    Wilhelm :十九連的夸張倒霉事,就是『不幸的信被自己截住』的訊息

    Wilhelm :她應該淡淡地期待著,寄件人做出某種反應吧

    Wilhelm :于是中林老師回應了期待,被引誘了出來……。寄件人不是班上的人,而是老師,這令人有些吃驚呢

    十希男 :咦?中林老師是寄件人?

    Wilhelm :沒錯。所以老師才知道吧,『不幸的信』的正確處理方法。剛才也說過了,正常應該是『傳給某人』。通常不會留到傳給最討厭的人,所以不看內容是不會知道這一條的

    十希男 :也說不定是聽學生說的吧

    Wilhelm :十希男君,換做你會怎么做?去找中林老師咨詢不幸的信的事情嗎?

    十希男 :不會

    Wilhelm :不過,這很難算確證就是了

    十希男 :可是,她竟然為此若無其事地把手機弄壞

    Wilhelm :啊,你是說這個啊

    Wilhelm :她好像一直想換新手機

    Wilhelm :我想她明天就會帶著新手機開開心心來上學了

    Wilhelm :因為,想要的最新款一下子就到手了呢。

    十希男 :……那個死丫頭

    Wilhelm :真要追求幸福的話

    Wilhelm :不應該緊盯著討厭的東西,而是應該去追尋喜歡的東西呢

    Wilhelm :與其將他人卷入不幸,

    Wilhelm :還是讓自己投身幸福會更加快樂,對不對?

    Wilhelm :就這么多了,我是威廉!

    Wilhelm :到吃完飯的時間了,我先下了

    Wilhelm :再見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赤村崎葵子的分析是瞎扯淡”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783778.buzz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nba中国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