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八男?別鬧了! 第十七卷 第一話 威德林,成為父親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感謝魚

    掃圖:絳紅葉.Hayabusa

    「唔———嗯……還沒生下來嗎……」

    阿格妮絲她們畢業、聽說了導師的青春回憶后不久,埃莉絲終于動了胎氣。

    要做父親的我雖然很想一直留在她身邊,但這個世界孕婦生產期間禁止男性進入產房。

    霍恩海姆樞機卿送來的助產師和神官們也全都是女性。

    雖然也有男性的婦科醫生,但令我驚訝的是出產時居然連他們也不允許進入產房。

    「還沒嗎,還沒嗎……」

    我只能一直忐忑不安的在埃莉絲正在進行分娩的產房外等候。

    明明怎么也靜不下心來,可偏偏手頭沒有事可以分散注意力,于是我為了換空氣打開了附近的窗戶。結果一顆巨大的樹進入到我的視野中。

    目睹到樹上的幾片樹葉被風吹動向著地面落去,我不斷射出極小的『火球』搶先在樹葉落地將其燒掉。

    要問為什么這么做,純粹是因為我實在等的心慌意亂,如果不做點什么就無法忍受內心的不安。

    這種事既可以當做魔法的訓練又能緩解焦躁,可謂一石二鳥。

    沒什么其他深意。

    「名字就叫『火炎銃』吧,已經沒有樹葉落下了啊……」

    因為不再有樹葉落下,我又坐回到椅子上開始抖腿。

    明明自出生到現在我從沒有過這種習慣,但總覺得不這么做心情就平靜不下來。

    「唔———嗯」

    然而,我的心情還是馬上又開始變得躁動,于是這次從魔法袋中取出師傅留下的書開始閱讀。

    師傅留下的書雖然早就全看過了,但說不定上面還有什么我以前看漏了的,對孕婦生產有幫助的知識或魔法。

    「沒有……對生產有用處的魔法……啊啊,師傅他是男人嘛……而且一直獨身……」

    將這本十多年前得到的書,包括暗號在內每一字每一句都徹底讀過后,我還是完全沒有任何新發現。

    「下一個是……」

    因為再次開始焦躁,我取出空的魔晶石向里面補充魔力……。

    「魔晶石變得閃閃發亮了。好漂亮啊……呃!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補充好魔力后魔晶石就會發光,這是常識。

    「威爾,你差不多也該冷靜下來了吧」

    「不,可是……」

    「就算你再怎么急,狀況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和我一起等著埃莉絲出產的艾爾,提醒我先冷靜下來。

    「不會太慢了嗎?」

    「現在連兩個小時都還沒過去呢。埃莉絲她是第一次生,應該會多花些時間吧?」

    艾爾,你有關于孕婦生孩子的知識么。

    出生到現在,我也并非和生小孩這種事完全無緣……。

    前世我有一個小自己一歲的弟弟,但他出生時的情形我當然沒有任何記憶。

    穿越到這個世界后成了家里最小的孩子,艾茉莉嫂子生產時,我也像現在這樣被趕出了產房。

    所以我對于生小孩的過程始終不是很清楚。

    「艾爾,你知道的很詳細啊」

    「因為我在老家常遇到這種事。雖然沒直接幫過忙,但請來的助產師經常要忙個半天到一天后才會離開。不過也有速度很快的人就是了」

    原來如此,艾爾目睹過老家領民們生子的場面嗎。

    我小時候一直忙著魔法的修行,沒怎么在意過這些。

    「威爾君,把這個喝了冷靜一下吧」

    我正和艾爾聊著,艾茉莉嫂子遞給我一杯瑪黛茶。

    「這種時候,做父親的不鎮定一些可不行哦」

    「鎮定是嗎?」

    「對,只要安靜的坐好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

    被艾茉莉嫂子忠告后,我的內心總算是平靜了下來。

    「真是的,幸好還有艾茉莉小姐在……」

    之后又過了一段時間,已經多少個小時了呢?

    我和艾爾就只能耐心一直等待下去。

    這種時候,要是可以抽根煙就能分散注意力了吧?

    前世大學時曾試著抽了一次結果被嗆的非常厲害,看來我不適合抽煙。

    再說這個世界不存在香煙,想抽煙的話就只能自己再現。

    不,用心找的話大概也能找到煙葉吧,雖然我對這方面的知識不是很熟悉。

    煙葉又不是食物我沒什么興趣……不過如果我前世是在○T行業就職的話,說不定就會很了解了。

    嘛,那種超一流的企業,和前世的我是完全無緣的……哦呀,話題扯遠了。

    「我又不是布蘭塔克先生,無法靠喝酒解憂……」

    「即便是布蘭塔克先生,也不會在這種時候喝酒吧……」

    「那可不一定」

    布蘭塔克先生比什么都喜歡酒。就算他在這樣的場合下開起酒宴,我也不會感到任何意外。

    「等等,用酒精的力量來分散注意力的做法也不是……」

    「那樣太不像話了你快住手!」

    就在艾爾警告我沒人會在自己的孩子出生的過程中喝個爛醉的時候,埃莉絲所在產房中傳出響亮的嬰兒哭聲。

    我的孩子終于出生了。

    『嗚哇啊———!嗚哇啊———!』

    「威爾!」

    「艾爾!」

    「生下來了!」

    「啊啊!」

    我急忙去推產房的門,然而門現在依舊鎖著。

    「喂———,已經可以了吧?」

    『啊,是。馬上就為您打開』

    我下令打開產房的門后,助產師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

    對方不愧是超老手,聲音沒有一絲動搖。

    因為助產師慌張的話會導致所有人陷入不安,所以這個態度很正確。

    隨著一聲鎖響,助產師為我打開門鎖。

    然后,就在我剛把拉開房門的一點縫隙的瞬間,炫目的光從里面漏了出來。

    「魔法的光?」

    「怎么回事?這個耀眼的光?」

    慌忙與艾爾進入房內后,散發著光輝的嬰兒出現在我視野中。

    那個炫目的光輝,果然是從埃莉絲剛生下的嬰兒身上發出的。

    「不愧是我的孩子。已經十分光輝耀眼了呢。哎呀,真是完全不像我出色個人魅力」

    「已經變成笨蛋老爸了嗎。但是,通常嬰兒會像這樣發光嗎。這絕對是什么魔法的效果吧」

    嬰兒發出的光輝持續了一分鐘左右就消失了,馬上探查了一下魔力后,我發現這孩子明明才剛出生,卻已經擁有了相當于初級魔法使程度的魔力。

    恩斯特以前那個我的孩子有很高概率也會是魔法使的說法,在這個瞬間變成了現實。

    「埃莉絲,是個光輝耀眼很有精神的男孩哦。做得好」

    「是。是個健康的男孩真是太好了」

    嬰兒很健康,于是我先給因初次產子疲憊不堪的埃莉絲施放治愈魔法并和她說話。

    平時因為不如埃莉絲熟練沒什么機會使用的治愈魔法,久違的再次派上了用處。

    「是男孩我就放心了」

    埃莉絲之前肯定曾被老家期待能生下一個男孩吧。

    完成了這個期待,讓她露出松了口氣的表情。

    雖然在我看來,是男是女都無所謂只要能平安出生就好。

    「鮑麥斯特伯爵大人,埃莉絲大人雖是初次產子,但她是安產您大可放心。臨盆的痛苦也已經由我們用治愈魔法進行了緩解,所以現在基本沒什么事了」

    霍恩海姆樞機卿找來的超老手助產師,告訴我整個生產過程比預定的早了很多完成。

    為了預防萬一,產房外另外安排了數名可以使用治愈魔法的神官待機,看來這些人已經沒有機會出場了。

    如果出產因難產拖長,就必須頻繁的讓神官對產婦使用治愈魔法,這是這個世界生的常識。

    但是,這前面還有加上僅限擁有能叫來治愈魔法使的身份的人——的前提。

    普通百姓的話,就只能和過去的日本一樣背負著風險生小孩。

    「這樣啊,太好了」

    完美超人的埃莉絲,居然連生小孩時也表現的完美無缺。

    「真可愛,發色和我一樣……」

    雖然臉還像小猴子一樣,但嬰兒已經繼承了作為鮑麥斯特家特征的濃茶色頭發。

    這孩子一定會成為一個帥哥、現充吧。

    畢竟男孩子大部分都像母親,別成為我那樣的孤狼就好了。

    「親愛的,就拜托你給這孩子取名了」

    「這樣啊……雖然候補有點多,但我會好好挑選一個的」

    其實我從相當久之前就準備了很多名字,但現在還在為到底選擇哪個迷茫。

    無論決定哪個,都會不由自主的又產生應該還有其他更好的名字的想法。

    這一周來,我一直是這種狀態。

    「拜托了」

    「不能請霍恩海姆樞機卿幫他取名嗎?」

    聽說可愛的孫女要生小孩時,他馬上就把在王都也數一數二的優秀助產師,以及能使用治愈魔法的神官們派遣了過來。

    這些人好像都是高明到連王族出產時也會點名要她們來協助的專家。

    都做到這種程度了,霍恩海姆樞機卿說不定很想自己給出生的嬰兒取名字。

    「爺爺大人他,也說一定要由親愛的你來取名。因為這個孩子是鮑麥斯特伯爵家的繼承人」

    即便是重孫,這孩子也是其他伯爵家的下任家主。

    所以由霍恩海姆樞機卿為他取名的做法,在道理上說不過去嗎。

    「威爾,你還沒決定好?」

    「怎么也沒辦法選出一個來」

    「名字過幾天再說也行,這孩子,剛才發出非常厲害的光來著吧?」

    生下男孩的話就讓他當下任鮑麥斯特伯爵,這件事早就定下來了。

    比起那些,本來應該無法遺傳的魔法使的資質現在卻被這孩子繼承了這點更讓人在意。

    出生時發出炫目光輝的謎之發光現象——真正的威德林剛出生時也曾發光嗎?

    去詢問父親的話,總覺得會打草驚蛇很恐怖的樣子……。

    「埃莉絲,你聽說過這樣的現象嗎?」

    「不,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埃莉絲已經開始哺乳了。

    小嬰兒看上去喝的很香的樣子。

    艾爾先行離開了產房。

    家臣不能看主君妻子的胸部,而且這也是他作為埃莉絲朋友的體貼。

    「威爾,可以了嗎?」

    「啊啊」

    埃莉絲完成第一次哺乳時,艾爾帶著某個人物回來了。

    對我家來說有些危險的客人,魔族考古學者恩斯特。

    大約一個月前,他說要撰寫關于新探索地下遺跡的論文之類的東西后,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直到今天。

    「鮑麥斯特伯爵,夫人,恭喜你們的孩子順利出生」

    很意外的——這么說可能有點失禮——恩斯特也具備在這種時候會祝賀我們的常識。

    明明這家伙有著之前輕易說出我的特殊性,結果造成了各種混亂的過去。

    如果恩斯特的推論有誤的話,整件事還可以用學者偶爾做出的莫名其妙假說敷衍過去,然而實際上我的孩子確實一出生就擁有魔力。

    作為下一代鮑麥斯特伯爵,我有預感這孩子的人生很可能會很辛苦,至于我自己大概會更辛苦吧。

    「看來恩斯特你當初說的沒錯……明明只是學者特有的突發奇想的假說就好了……」

    「鮑麥斯特伯爵,確實即便吾輩是天才,也有著會提出錯誤學說的可能性。但是和人工魔法使有關的理論,是從很久以前開始就被眾多學者研究,早就已經得出了定論的東西。所以不可能會有誤,你死心吧」

    「這樣啊……」

    按照恩斯特說法,建立了魔法之國的古代魔法文明,很久以前就已經建立了完善的關于人工魔法使研究的理論。

    「古代魔法文明時代的人們,能夠將我等魔族程度的魔法才能通過人工的手段遺傳下去。話雖如此,由于魔族和人類在生物上差別過于巨大,永久的將這一遺傳要素保持下去的嘗試最終還是失敗了。對于這個現象,也得出了理由是人類繼承和魔法有關的生物設計圖能力比較弱的理論結果」

    話說,生物設計圖啊……居然連遺傳因子都發現了,古代魔法文明時代的文明水平真不容小覷。

    也就是說,魔族傳承會影響魔法資質的DNA時呈顯性遺傳特性,人類則是隱性遺傳嗎。

    「那么,如果兩者混合會怎樣?」

    「過去曾誕生過人類和魔族的混血兒——有這樣的記錄保留了下來」

    人類和魔族似乎也能生下孩子,差別只在于外表上混血兒的耳朵比純血魔族稍短一些。

    「不過,混血兒之間就無法生出孩子了」

    想將和魔法資質有關的DNA固定化下來的話,讓混血兒之間生小孩應該是最有效率的做法。

    然而,混血兒之間似乎無法有孩子。

    「據說,混血兒和人類生下的孩子會變成人類,和魔族生下的孩子則會變成魔族」

    所以,現在這塊大陸上已經不存在人類和魔族的混血兒了嗎。

    魔族如今都住在遙遠的西方和人類完全沒有交流,所以繼承那種特殊血統的子孫,在人類魔族兩邊都已經一個也不在了也沒什么可奇怪的。

    「雖然詳細方法沒有流傳下來,但古代魔法文明時代的人類曾利用某些特殊方法,創造出了讓相隔數個世代的子孫再次成為魔法使的手段」

    人工魔法使并非古代魔法文明毀滅后就完全不復存在了,偶爾也會以我這樣出現返祖現象的形式復活。

    「真是不可思議的話題。但是,為什么你能斷言我就是那種出現返祖現象的后代?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剛一出生就會被家人察覺到有問題的吧?」

    如果一個嬰兒剛出生就發出那么炫目的光輝,他/她的雙親不可能察覺不到。

    不過說到底,真正的威德林剛出生時到底是否持有魔力也還不清楚。

    「生物出生后,生物設計圖應該就不會再變化了才對,吾輩聽說鮑麥斯特伯爵你是在五、六歲時才察覺到自己擁有魔法使才能的,當時發生了什么嗎?」

    「不,沒什么特別的」

    「唔———嗯,真是個謎啊」

    五、六歲正好就是我穿越過來的時候,是靈魂交換時威德林的遺傳因子發生了什么變化嗎?

    這么一想就能釋然了,但無論如何這些都是推論,再說即便知道了其中的真相我現在也不能再如何怎樣。

    在那之前,我還有其他不得不做的事。

    「名字……候補實在太多了……」

    「你還在煩惱那個啊」

    「名字很重要。因為是會跟隨這孩子一生」

    所以不選個帥氣耀眼的名字可不行。

    我從魔法袋中取出赫爾穆特王國人名辭典開始翻閱。

    總之,得快點給我出生的孩子取個名字。

    「不是說已經有很多候補了嗎?」

    「總覺得說不定還有其他更好的名字……」

    我又為孩子的名字陷入了深深的煩惱。

    「埃莉絲,你生下來了呢」

    「男孩子嗎,太好了」

    同樣即將臨產的伊娜和露易絲來到了產房中,看到埃莉絲的孩子是男孩后兩人就放心了。

    如果這孩子是女孩,之后伊娜和露易絲生下男孩的話,想要干涉我家繼承權問題的心懷叵測之輩就會增加吧。

    「雖然以我們娘家的級別來說不太可能,但就是有人會無視那些不可能制造騷亂呢……」

    「例如布雷希洛德邊境伯家的一部分家臣……」

    那些人,也許會出于比起埃莉絲的孩子,伊娜和露易絲的孩子更容易控制的想法而展開行動。

    雖然成功的可能近乎沒有,但除非布雷希洛德邊境伯的所有家臣都是有常識正常人,否則就連他沒法完美無缺的控制住所有人吧。

    到時一定會出現失控暴走的家伙,但既然埃莉絲生下了我的嫡長子那就可以放心了。

    「貴族,真的超麻煩……」

    「比起那些,你又在為取名煩惱了嗎?」

    「艾爾你那邊又如何?」

    遙也馬上就要臨產了,艾爾應該也在考慮孩子的名字。

    「男孩就叫雷歐,女孩就叫艾瑪」

    結果艾爾毫不猶豫就選出了兩個候補,他這種能迅速做出決斷的氣魄老實說讓我很羨慕。

    「以什么為標準選的?」

    「沒什么標準,就是從威爾你給我的書里隨便選了兩個」

    似乎是偶然看到這兩個名字后就當即拍板決定了。

    雖然這種做法給人相當隨便的感覺,都兩個名字都不錯。

    「一旦開始為這種事煩惱就沒完沒了了啊。鮑麥斯特家沒有什么代代相傳的名字嗎?」

    「沒有……」

    艾爾,你到底對鮑麥斯特一家抱著什么期待?

    我從沒雙親和哥哥們那里聽說過代代相傳的名字之類的東西。

    「我老家遇到這種時候,都會給嫡男取數代前家主的名字」

    其實不止是艾爾的老家,似乎有相當數量的貴族家都會這么做。

    也就是通過取個只有家主才能用的名字,向周圍的人宣揚『這孩子是繼承人』。

    「但是,如果嫡長子出了什么問題,繼承人地位轉給次子的時候呢?」

    「次男也會取個數代前家主的名字啊。所以才會被視為預備的繼承人嘛」

    「即便繼承家主的名字,住的房間之類的待遇卻只是預備級嗎……」

    這個世界對待次子也太隨便了,我不禁同情起他們。

    會被優待的地方居然只有名字……。

    「不過,我是八男所以不知道,但說不定鮑麥斯特家私下里也遵守著某種命名規則……」

    想到這里后我用魔導攜帶通信機聯絡了保羅哥哥,先告知埃莉絲生下一個男孩后讓他把通信機轉給父親。

    『生了個男孩嗎。太好了吶』

    「是的,這下總算能放心了」

    『對第一個孩子,父母總會特別關心』

    聽到我有了繼承人兒子,父親十分高興。

    馬上接過通信機的母親,也為埃莉絲生下了男孩而開心。

    『雖然不是說女孩就不行,但貴族都很執著于能繼承家業的兒子。為完全生不出小孩兒煩惱的貴族也很多。畢竟這些都和家門能否延續息息相關』

    雖然如果實在生不出男孩,也能靠招入贅的女婿,從親戚那里過繼養子來延續家門,但作為父母,心情上還是希望繼承自己血緣的兒子來繼承家業。

    『我們鮑邁斯特家,倒是一次也不曾為生不出小孩的問題煩惱過……』

    我家的人雖然在家業大小和收入多少方面總處于很微妙的狀態,但從未有過缺少繼承人的問題。

    這么說起來,哥哥們也是結婚后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嫡長子。

    父親生了總共十個小孩,不管怎么看我家都更偏向于會為了孩子的數量太多而煩惱的家系。

    「說起來,父親。鮑麥斯特家為孩子取名字時有什么規矩嗎?」

    『不能說完全沒有。基本就是要使用數代前家主的名字吧。雖然嚴格來說這并不算是規矩……』

    雖然可能有點失禮,但鮑麥斯特家意外的也有這方面的傳統。

    啊啊……可這么一來,今后我的某代子孫就不得不用科特這個名字了。

    『威德林。為孩子取名時需要遵守這個規矩只有赫爾曼。保羅是他那一門的初代家主,可以自己決定這類事。至于赫爾姆特和埃里希,他們是入贅的女婿必須優先遵從妻子老家的規矩』

    這樣啊,我自己就是鮑麥斯特伯爵家的初代家主,必須自己決定孩子的名字。

    『保羅好像也在為這事煩惱,這種時候王國人名辭典就會派上很大用處了。保羅也在用那本書。作為最終手段,你可以隨便翻開那書的一頁閉上眼挑一個名字……』

    「哈啊……」

    為孩子的名字煩惱時,就去依靠王國人名辭典。

    不僅是我家,很多住在赫爾姆特王國的父親都會購入這本書。

    威德林這個名字,似乎也是父親從辭典中隨便選的。

    畢竟是第十個孩子了,所以他懶得多費心思了吧。

    『等孫子再長大些我們就會過來看他』

    「好的,我等著您二位來」

    和父親聊完后,我切斷了魔導攜帶通信機。

    「必須想個名字了啊……」

    孩子的名字,應該是那種寄托了父母各種期盼的好名字吧。

    不過,寄托了父母期盼的名字嗎?

    總覺得能感受到非同一般的違和感。

    內在是日本人的我,怎么也想不出不使用漢字的名字。

    這個世界的語言明明是日語,為什么名字大多數德國風格?

    「(真不知道德國風的名字到底有什么意義……)」

    雖然上大學時選修了德語作為第二外語,但我已經幾乎全忘光了。

    『古德莫爾特(德語,早安)』『鮑姆格恩(德語,蛋糕卷)』……都沒法拿來當孩子的名字……。

    說到底,我這個“威德林”到底包含了什么意思本身就很謎。

    既然如此,現在就不得不轉換一下方針。

    「該王國人名辭典出場了」

    「因為所有的候補都已經收錄在里面了吶,剩下的就是找出合適的名字……」

    我取出赫爾姆特王國人名辭典,隨便翻開一頁。

    一個記載在翻開書頁上的名字進入我的眼中。

    「就叫弗里德里希好了」

    「好快!」

    「是個好名字吧?」

    「確實是個不錯的名字」

    前世在世界史課上聽說過叫這個名字的國王還是皇帝什么的,以帥氣度而言我也覺得這個名字很棒。

    而且這個名字很好聽,有種會成為大人物的感覺。

    (譯注,很多名人的名字都帶弗里德里希,例如卡斯帕,尼采)

    「決定了!這孩子的名字就是弗里德里希!」

    「弗里德里希·馮·班諾·鮑麥斯特嗎。不錯的名字呢」

    埃莉絲也表示贊成,于是小嬰兒的名字就決定是弗里德里希了。

    這孩子會成為下任鮑麥斯特伯爵,進一步發展這塊領地。

    「弗里德里希,要快點長大好讓我能引退哦」

    如果這孩子成為一名認真的領主,我就能放心去過自由冒險者的隱居生活了。

    「各種意義上氣氛都被毀掉了啊!例如繼承人誕生的感動什么的!」

    「威爾現在才十幾歲吧。不能現在就開始產生老頭子的心態哦」

    「即便之后會發生很多事,我也不覺得最終會變成那種情況」

    不知為什么,艾爾、伊娜、露易絲都立刻批判了我。總之,孩子能平安出生就好。

    剛覺得暫時可以安心了,不到半個月后伊娜又動了胎氣。

    從此時開始,鮑麥斯特伯爵家迎來了不斷有小孩出生的熱潮。

    「這個,比想象中還疼誒……」

    「伊娜小姐,我來給你用治愈魔法」

    「謝謝,埃莉絲……疼疼疼疼!」

    「我再加強一些力道」

    「謝謝,一下變得輕松了好多」

    這個世界的女人生小孩時,有些地方甚至可以比日本的產婦更輕松。

    當然,前提條件是必須有治愈魔法使陪同。

    被埃莉絲施加了治愈魔法后,伊娜順利生下一個女孩。

    和弗里德里希那時一樣,我又只能在產房外乾等著……其實并沒有。

    『當家大人,我知道以個能幫您分散注意力的好方法哦』

    『還有那么厲害的東西嗎。是什么辦法?』

    『就是去工作,當家大人』

    『在自己的孩子即將出生的時候?』

    『當家大人,孩子生下來后留守的人會用魔導攜帶通信機通知您的,到時您再用「瞬間移動」趕回來就行了』

    『羅德里希!你是魔鬼啊!而且還是相當惡辣的那種!』

    『這些全都是為了即將出生的您的孩子』

    從伊娜開始,我再沒有了守在產房外等著孩子出生的空閑,羅德里希制定了必須一直工作到孩子出生前一刻的行程表。

    雖說能在孩子出生前趕回來,但羅德里希果然是魔鬼。

    『為了即將出生的少主們,當家大人必須多努力才行。領地的發展,可是和孩子們的安定生活息息相關的哦。而且孩子都是望著父親的背影成長的』

    『雖然剛出生的小嬰兒根本看不見我的背影就是了』

    『……這是您的工作』

    『羅德里希,你剛才是在敷衍吧?』

    羅德里希的說法雖正確,但逼迫自己的主君在子嗣出生時還去工作,我覺得這樣的家臣太過分了。

    我一邊在要建設新城鎮的場所整理建筑用地,一邊等著自己的孩子降生。

    數小時后,終于傳來了伊娜順利生下孩子的消息。

    「發色繼承了伊娜嗎。女孩也很可愛呢」

    雖然因為剛出生看上去就像小猴子一樣……。

    但在我眼中就是覺得非常可愛。

    「和埃莉絲那時一樣,這孩子也很耀眼」

    「雖然早就有預感,但這孩子也是嗎……」

    和恩斯特說明的一樣,伊娜生下的我的女兒也發出了炫目的光輝。

    接下來……。

    「我的孩子也是女孩呢。然后也發光了」

    鮑麥斯特伯爵家的出生熱潮還在繼續。

    繼露易絲之后,幾個月之間卡特莉娜生下個男孩,泰蕾莎生了個女孩,維爾瑪生了女孩,卡琪婭和麗莎也各自生了個女孩。

    僅僅數月,剛年滿十八歲的我就成了兩個男孩六個女孩的父親。

    不過,八人嗎……。

    已經快要趕上父親了……。

    「雖然女孩子的數量有些多,弗雷德里希、凱因,你們作為少數兩個男生也要加油哦」

    「威德林先生,小嬰兒有什么需要加油的?」

    「男人通常更喜歡和同性打成一片,所以要是被大量女性包圍有時會覺得很累的」

    「是這樣嗎?」

    卡特莉娜對我的說法露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但對男人來說這可是很重要的問題。

    女孩通常比男孩成長的更快,精神方面也是。

    將被姐姐妹妹包圍的弗里德里希和凱恩,今后說不定會過的很辛苦吧。

    在日本,這種狀態被稱為『一群女人圍著一個男人』狀態。

    不過弗里德里希和凱恩是兩個人,總算沒有被完全孤立。

    「不是還有埃爾文先生家的雷歐嗎」

    臨產結束后,剛出生的小嬰兒們會被轉移去專用的育嬰房。

    在這間可以容納很多人的大房間里,按小嬰兒的人數安置訪了很多張嬰兒床,他們今后會暫時在這里生活。

    貴族家的孩子出生后大多會交給乳母照看,所以遙和其他家臣的妻子們也聚集到了這個房間中。

    不過,除非本人的母乳不夠,喂奶基本上都是由每個嬰兒的母親負責的。

    「埃莉絲,這樣好嗎?」

    「每個貴族家的做法都各不相同,我想自己給孩子喂奶」

    有的貴族家將哺乳的工作完全交給乳母,有的貴族家則只讓母乳幫忙補足奶水的,也有母親本人完全包辦哺乳的貴族家。

    無論哪種做法依據都是自家傳統決定的,不過似乎偶爾也會出現堅持自己想法的家主或妻子。

    總之,當事人自己覺得沒問題就好。

    唯一共通的地方,就是貴族家為了能和母親本人輪番照顧小嬰兒,都會專門雇傭能幫上忙的乳母。

    不過說是雇傭,這種場合也不能隨便讓外人參與進來,所以被選中的大多是在同一時期生子的家臣的妻子。例如我家就雇了艾爾的老婆遙來擔任弗里德里希他們的乳母。

    遙的話,還能期待她作為小嬰兒們的護衛活躍。

    雖然不覺得目前已經有人盯上了我剛出生的孩子們,但正所謂有備才能無患。

    當然,遙自己的孩子雷歐也睡在其中一張嬰兒床上。

    他和弗里德里希已經成了一奶同胞的兄弟。

    「將乳母的孩子也一起養育,可以提升育兒的效率」

    「效率嗎……」

    「大家都很忙嘛」

    家臣的妻子們也不是閑的沒事做,所以把所有孩子聚在一起養的做法確實比較有效率。

    靠將家主和家臣的孩子一起養育來增強連帶感,獲得有著足夠忠誠心的家臣也是目的之一。

    我家是新興的家門,家主必須盡可能增強和家臣的連帶感才行。

    因此,不止是雷歐,其他年齡相近的家臣之子們預定也會聚集到這里。

    「我也覺得這個習俗很不錯啦,但我老家從沒這么做過誒……」

    威德林的記憶中也不存在乳母和一奶同胞的義兄弟之類的人物。

    看來無論什么時候我都是孤狼一匹。

    真是讓人想想就落淚的人生。

    「地方領主中,也有不愿意費這么多力氣的人……」

    不過即便如此,好像還是會靠讓家臣的妻子喂奶的做法,幫同世代的小孩子構筑青梅竹馬的關系鞏固下一代家臣的忠誠心。

    「不過,只有繼承人長子能享受這方面的恩惠」

    和我一樣被家里不聞不問的艾爾,明言自己也沒有什么一奶同胞的義兄弟。

    「噢噢!同伴啊!」

    「在這種事上有同伴可不讓人開心……。總之,遙順利生下了我的繼承人雷歐,這下總算能松口氣了」

    看來,阿尼姆家今后也能安泰了。

    我和艾爾身邊,遙正依次為新生兒們換尿布。

    「遙很熟練呢」

    明明應該是第一次生孩子,遙卻相當習慣照顧嬰兒。

    問了下理由,好像是因為她從小時候起就會幫忙照顧親戚的孩子的緣故。

    「因為下級武士家都很窮」

    男女都必須外出工作,于是就形成了將親戚的孩子聚集在一起再交給年長的孩子照看的習俗。

    據說,遙是一邊照顧比自己年幼的孩子們一邊抽空練習刀術,最后通過了拔刀隊的選拔的。

    「不愧是刀術天才……」

    如果我被扔進那種環境里,肯定光是照顧小嬰兒就會被耗盡所有精力吧。

    「不過,有具備育兒經驗的人在真是得救了。」

    除了遙外,還有好幾名乳母擁有育嬰經驗,她們很高明的照看著自己的孩子和弗里德里希他們幾個。

    在那次大相親會中結了婚的家臣們的孩子也不斷出生,鮑麥斯特伯爵領迎來了空前的嬰兒涌現期。

    「比起那些,還有更重要的問題……埃莉絲小姐的兒子弗里德里希,我的兒子凱恩,還有其他威德林先生的孩子都……」

    「能繼承母親的才能不是很好嗎?」

    「我感覺到了在此之上的危險……」

    就連卡特莉娜,也對我所有的孩子都擁有魔法使資質一事感到不安。

    因為每個人出生時都會發光,霍恩海姆樞機卿派遣來的助產師和神官們甚至都已經習慣了。

    這個情報至今仍未外傳,應該是霍恩海姆樞機卿事前下了嚴格的禁言令的緣故。

    但是,教會無疑會得到這個情報,一想到那些人接下來會有什么動作就讓人不安。

    「雖然要成為下任威格爾家主的凱恩是魔法使這件事讓人開心吧……」

    卡特莉娜擔心像這樣生下的孩子全是魔法使的話,之后又會產生各種大麻煩。

    具體來說,就是外人又會成群結隊的硬塞老婆給我。

    「這種問題,只要我頑固的拒絕就可以了」

    我可不是什么奪取過大賽三連冠的純種賽馬。

    更不會被你們當成種馬利用!

    「也是呢。雖然那三個人已經沒辦法了」

    「呃!」

    被卡特莉娜指摘出阿格妮絲她們的事,讓我的心臟仿佛被什么東西刺中了。

    「無論如何,現在必須先把迫在眉睫的問題解決了」

    「迫在眉睫的問題?」

    「是的,貴族家有小孩誕生后,會有各種各樣的辛苦事接踵而來」

    把自己的孩子也送過來一起養育的羅德里希,告訴我其實接下來還有其他辛苦事。

    「反正就是收發祝賀的書信賀禮之類的吧?」

    「嘛,基本就是這樣……」

    就這樣,雖然一口氣誕生了八人的產子熱潮結束了,但接下來一段時間里,鮑麥斯特伯爵家似乎還會被卷入各種騷動。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八男?別鬧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783778.buzz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nba中国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