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SSSS.GRIDMAN 第二卷 世界終焉之怪獸 ACCESS-01.再演

    全功率古立特拔出他剛才放在身后的古立特圣劍,雙手緊握將其高舉。

    【全功率——!充——————能!】

    金色劍刃,散發神光,直沖云霄。

    這道金光包圍住全功率古立特,為他全身染上金色。

    足部的推進器噴著火,飛上連周圍的建筑物都無法達到的高度,全功率古立特手握黃金之刃,擺出必殺姿勢。

    【網路………………!!!】

    黃金之刃將蓋亞洛斯釋放出的紅藍色螺旋劈成兩半,并朝著蓋亞洛斯直線突進。

    目的是將合為一體的兩只怪獸再次切成兩半。

    全功率古立特用上不同以往的圣劍使用方式,將大劍橫劈著揮出。

    【全功率!!極限————斬!!!】

    古立特和新世紀初中生們燃盡靈魂,發出吶喊。

    斬擊在空中畫出黃金日輪的軌跡,被劈成兩半的蓋亞洛斯∞渾身冒出火花。

    這次的致命一擊讓蓋亞洛斯∞無法再生,怪獸發出了臨終時的悲鳴。

    空中爆裂出絢爛的花火,全功率古立特像是為了揮去刀身上的血跡那般,在空中接連揮舞起了圣劍。

    他隨后將閃光之刃收入背后,堅毅的臉上決意滿滿。

    【這樣就……】

    響裕太安心地說道。

    讓自己和同伴們再次體驗過去,造成時間回溯的元兇,是能夠引發幻覺的植物怪獸·蓋亞洛斯。自己和同伴們都接受了這個結論,并直面蓋亞洛斯的挑戰。

    自己和同伴們,本應就此回到原來的時間,原來的世界。

    可也許是緊繃的弦突然斷開了,強烈的疲勞感朝裕太席卷而來。

    在保持著與古立特合體的狀況下,裕太的意識就這么墜入深海。

    ■

    與古立特合體,是種怎樣的感覺?

    上學路上漫無邊際的閑聊過程中,裕太的朋友,內海如是發問。

    裕太很想回答他,但自己卻不能很好地把合體后的感覺描述出口。

    因為他并沒有想過,與古立特ACCESS FLASH后的那種感覺究竟是怎樣的,合體后的他,只是一心想著要拼命去戰斗。

    即使是和古立特合體后,他們兩人的意識也是相互獨立的。

    他并沒有感覺自己在操縱著古立特,也沒感覺到自己在被古立特牽引著。

    “在戰斗的時候,古立特所感受到的一切,自己都能感受得到”——裕太是這么回答內海的。

    雖然這話稱不上是回答,但卻是離自己體感最確切的感覺了。

    和怪獸戰斗,守護城市——完成使命。裕太和古立特的想法趨于同步,成為無限接近一體的存在。當自己想做出某一舉動時,古立特已經將那行動變為現實。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只不過,有一點是他確信無疑的。那就是,對與古立特合體這件事情,他完全感受不到諸如疼痛或恐懼之類的負面情感。

    不如說,反倒是和古立特合為一體的時候他會感到十分安心,而和馬克斯他們進行合體之后,安心感也順勢提升了。

    “合體后變得更強,自然會感到安心咯”——內海是這么說的。

    這份安心感,是來源于強大的力量嗎。

    可這份安心,更像是填補上了自己那裂開空洞的內心所感到的……猶如尋回失去之物時所感到的安心。

    想著這些事情,裕太的意識沉入更深的海底。

    馬上,又有其他的影像在裕太的意識中擴散開來。

    令人顫栗的黑影在蠢動著。

    然后是……長槍。裕太看見了巨大的長槍。是那道黑影投擲出的長槍。

    這把長槍,貫穿了某個人的身體。最終,那個人的身體化作光球爆裂開來。

    隨后一道亮光迸射而出,分為幾道光束四散而落。

    「雖說我不會做夢,不過聽說,人類的所謂做夢,是為了整理記憶的身體機能之一。」

    忽而,腦海中回憶起了古立特曾說過的這句話。

    這是,夢。之前自己也曾夢見過,天空的另一端飛散的光。

    今天的夢,和那天的夢有些不同。飛散四處的光,好像多了一束。

    是一束馬上就要消失掉的,蒼白之光。

    它看起來像是被遺忘了,可又仿佛是在尋找著什么那樣在空中不斷地彷徨著。

    那道光——究竟是什么呢。

    裕太那墜入海底無處安放的意識,漸漸上浮。

    他又一次聽到了那透明的旋律。雖然這旋律不過是用鼻子隨便輕哼的,對裕太而言卻像是天籟之音。

    這溫柔的歌聲指引著他的意識完全蘇醒。

    “——————啊……。”

    啊啊,又是這個天花板。

    裕太有限的視野延伸開來,看到熟悉場景的一瞬間,不由得緩緩地坐起身來。

    他躺在熟悉的客廳里的熟悉的沙發上,蓋著那床熟悉的雪花被。

    相同的場景連續發生了三次,不論裕太有多么遲鈍,他都能夠意識到——

    時間,回溯了。

    啊啊。裕太的直覺告訴自己,他又回到了那一天。

    當他迅速起身時,無力感再次向他襲來。

    “啊,你醒啦。”

    那張熟悉的臉,正看向他苦笑著發聲。

    一名少女正懶洋洋地弓著身子坐在餐桌旁的凳子上。黃昏的光芒照耀著她的側顏。

    裕太安穩地朝她搭話。

    “早上好,六花。”

    “嗯,早上好。”

    這次,自己醒來后第一眼看到的,還是自己的同班同學·寶多六花。

    并且,這次自己也同樣是在六花家的客廳醒來。

    萬幸的是,這次醒來就可以立刻把握當前的狀況。

    如果這次自己醒來之后能不再那么狼狽不堪,就不會給六花添麻煩了吧。

    “我,睡了三十分鐘左右后終于起來了……是吧?”

    抓著被子的一角,裕太帶著些自嘲的口吻發問道。

    “你睡了三十分鐘左右才起來呢”——這句擔心自己的話,裕太清晰地記得,她曾對自己說過兩次。

    “我不知道。”

    六花帶著冷淡的口吻直白地說道。隨后,她伸出自己的食指,指向了裕太。

    “當我回過神來時,響君就已經睡在這里了。”

    隨后她的食指又指向了自己坐的凳子。

    “我也是,回過神來時自己就坐在這里了。這幅場景和那時一樣呢。”

    原來如此啊,聽了六花的解釋后他感到了些許違和感,卻又突然驚訝地豎直身體看向六花。

    “誒?那時是指……六花,你也記得嗎?”

    “嗯。好像是這樣啊。”

    六花非常理所當然地回應了他。

    裕太十分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上一次時間回溯的時候,只有裕太自己察覺到了時間被回溯了,并且拼命地向六花她們解釋自己體驗到的一切事情。那次體驗真是相當辛苦啊。

    “原來如此啊……”

    “嗯。”

    “又一次回到過去了啊。”

    “是啊,我很困擾啊。”

    裕太和六花兩人的對白十分簡短。六花那冷淡的語氣下,藏著怎樣的想法呢。

    明明裕太還沒能完全接受時間回溯的現實,六花卻迅速接受了這個事實,并因為時間再次倒流而感到喪氣……亦或者,她是因此感到悲傷。

    打倒那只植物怪獸就能夠回到原來的時間這碼事,說白了也只不過是推論,并沒有確切的證據能夠證明這觀點。

    所以自己和同伴們才要集結古立特同盟,全力迎接怪獸的挑戰……可是難道至今為止的努力,都要理所當然地被“重置”嗎。

    裕太細心地將被子疊成四疊,放在沙發上。

    迅速將手中的被子整理完畢后,裕太便陷入了無言狀態。

    又一次,回到了與古立特最初相遇的那一天。自己當然很困擾。

    可和那相比起來……現在自己和六花獨處一室的狀況更加讓他緊張。該和她說些什么好呢,裕太摸不著頭腦。

    這個狀況雖說已經發生了三次,但前兩次裕太醒來時都在發呆,并沒有意識到自己和六花獨處一室的這個事實。

    感到困擾的裕太忽地看向周圍。

    自己身處的是寶多家的客廳。明明自己并沒有頻繁地拜訪寶多家,對于她家中的一切卻有著微妙的熟悉感。那么之所以能對這兒留下深刻的印象,恐怕是因為對他而言,寶多家至少擔任了三次裕太的“起源之地”。

    雖然客廳擺放的東西很多,但是看上去卻十分地有條不紊。

    窗邊擺放著巨大的盆栽,桌子上的花瓶插著裝飾用的花兒,給人留下一種戶主十分注意色彩搭配的印象。

    玻璃窗旁的收納棚里,裝著些書本……還裱著一幅相框。相框中的相片上,是六花、六花媽媽……以及,六花的哥哥?還有,六花的爸爸一樣的人、是她們一家的家庭合照。裕太想起,自己的家中也擺著幅和這差不多的家庭合照。

    餐廳里凳子的凳腿處綁著手工制的編織套,這樣的話,凳子腿就不會被劃到了。

    我們家客廳的凳子就沒有這樣的編織套。真厲害啊,裕太真心佩服起六花一家。

    果然六花一家對于事物的用心程度,就連這種細微的地方都能體現的淋漓盡致——

    “響君?”

    “在!”

    思考被打斷的裕太立刻端正姿勢。六花用上奇怪的眼神看向裕太:

    “吶,你又在發呆了?”

    壞了,她的視線與其說是有些奇怪,不如說是開始懷疑起來了。

    “好,好像是這樣。我,去洗把臉……”

    搶在六花出聲批評裕太不客氣地張望自己家之前,裕太便慌慌張張地從沙發上站起。

    “這里,是我家來著啊。”

    六花苦笑著,而裕太為了掩飾因害羞而變得通紅的臉頰而快步走開。

    正如六花所說的,這里是她家啊。習慣果然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但是,習慣了……總比忘記了要好。嗯。”

    裕太用上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自言自語,走到了洗臉池處,打開水龍頭。

    自己的臉比想象中的還要燙,所以冷水的溫度恰到好處,讓裕太倍感舒適。他的意識也完全地清醒了過來。

    裕太洗完臉抬起頭看向鏡子,卻發現在閃亮鏡子的另一端浮現出了六花的身影。

    裕太回過身去,六花則是朝著走廊的方向,輕輕地抬了抬頭。

    “……將克。不去看看它嗎?”

    “啊!”

    因為六花還保有記憶而感到安心的裕太,完全忘記了這碼事。

    其他人……古立特,內海,新世紀初中生的各位,他們這次是否像自己和六花那樣,從一開始就保有著過去的記憶呢。

    而能夠最快確認這一點的人是——寄宿在寶多家店里那臺舊電腦里的,古立特。

    六花還沒等裕太回答就朝著走廊走去,而裕太也緊隨六花其后。就在這時,裕太的腦海里不禁冒出一個問題。

    “之前只有我保有過去的記憶……但這次,六花也確實地記住了過去發生的事情。這是怎么一回事呢。”

    六花并未回頭,但仍舊出聲回答裕太的問題:“因為,不想忘記啊。”

    聽到六花回答的裕太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隨后,又迅速跟上六花的步伐。

    六花繼續向前走著,用輕淡的口吻繼續接著剛才的話題。

    “在學園祭臨近的時候,我這么告訴自己。”

    她推開房門,向外走去。鉆入門簾的另一側,兩人進入了名為“絢”的廢品店內。

    “絕對不可以忘記。我一直一直這么地和我自己說。”

    兩人走到了將克旁,停下了腳步。六花轉頭看向裕太,露出了微笑。

    “所以,我想忘也忘不掉啊。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這次會記住。”

    “六花……”

    她那迷人的微笑,揪住了裕太的心。

    六花認真地思考著。

    如果打倒了那個植物怪獸,還是不能夠回到原來的世界……那么在臺高祭舉辦完畢后,即便時間再次回溯,那么這次回溯,自己也一定不可以忘記這期間發生的事情。

    是什么讓六花產生了這種程度的決意?裕太不太明白。一般來說,肯定是產生了什么不得不將過去的記憶記住的理由。

    可如今,六花那單純又強烈的“不想忘記”這一理由,于結果而言,仍舊使得她記住了過去發生的一切事情。所以,裕太選擇相信她的這份思緒。

    裕太下定決心,站在將克前。終于,在古立特出聲呼喚他之前,他就來到了將克這。也許是因為緊張的關系,身體反而是自然地率先動了起來。

    六花退后一步,注視起了裕太的一舉一動。

    “古立特。”

    如同回應裕太的呼喚那般,將克的顯示屏瞬時亮起。

    【我是超級特工·古立特。】

    白銀鎧甲閃耀著光芒,堅毅的戰士姿態在顯示屏上映出。戰士那雙金黃色的雙瞳注視著裕太,他用上威嚴的聲音追問道:

    【裕太……你記起了自己的使命嗎!】

    他的追問,正是裕太求之不得的答案。

    裕太緊繃的神色松弛開來,用力地點了點自己的頭。

    “……當然記起來了!古立特!”

    【我也記起了。裕太,六花!】

    古立特緊握拳頭放于自己的胸前,向裕太點頭回應。

    “古立特!”

    “古立特……”

    裕太和六花幾乎同時安心地開口。

    并且,裕太和六花在看到古立特的姿態且相互確認后,他們的安心感再添幾分。

    “……古立特,這次一點也不藍了。”

    注意到古立特身體顏色變化的裕太指出這一點。

    因為在自己最初和古立特相遇的那一天,古立特還是處于不完全的狀態,他全身上下銀色以外的地方,但凡應該是紅色的部分,都應該變成了藍色才對。

    【裕太。關于這一點,你和我也是一樣的。】

    聽到古立特這包含深意的話語,裕太便開始迅速確認起自己的身體。看起來自己并沒有哪個地方變成了藍色。

    古立特仿佛是給裕太提示那般,握拳舉起了自己的左腕。裕太迅速地觸碰自己左手的腕帶。

    “……真的啊。這一次,從一開始我就佩戴著接合器啊!”

    解下腕帶,鍍有金色邊框的手鐲——原初接合器隨即出現在了裕太的手上。

    這既是裕太為了和古立特進行ACCESS FLASH而必不可少的道具——

    【正是如此。你我間的深厚羈絆,即便是跨越時間也不會消失!】

    亦是連接兩人情誼的羈絆之象征。

    從古立特那可靠的話語中得到勇氣,裕太用右手緊握住接合器。

    “不,剛才洗臉的時候應該就察覺到了吧?還在手上什么的。”

    六花不禁愣在原地發問道。裕太則是笑一笑將其糊弄過去了——但其實他完全沒察覺到。

    不如說上一次時間回溯的時候裕太就有點愣,沒意識到自己沒帶著接合器,這次接合器出現在他手上又太過自然,以至于進行日常生活必備活動的時候將接合器的存在給忘記了。

    而由于這次自己和六花并沒有出現前兩次那樣的爭執,那句“你們倆真吵啊”理所應當地也沒能出現。

    “那個……媽媽!”

    察覺到了什么的六花忽地扭過頭去,輕輕拽著裕太背心的肩口,認真地看向從店內走出的六花媽媽。

    “這個人……是響裕太君。”

    “我是響裕太!”

    “你好,響裕太君。………………欸,啥情況?”

    順著二人說話的節奏,六花媽媽如同鸚鵡學舌那樣給了他們回應,可她馬上就換上一副費解的表情。

    看上去就像是被女兒認真地朝自己介紹男人這件事給驚到了。

    “媽媽好像不一樣啊……只有我們是這樣么。”

    “好像是啊……”

    六花的肩膀脫力垂下,裕太也因此心灰意冷。

    六花在裕太睡在客廳沙發上的時候,曾和自己的媽媽解釋過裕太是自己的同班同學,而六花媽媽好像除了這一點外,其他的情報都不知道。也就是說,除了今天發生的這件事情以外,她什么都忘掉了。

    “哦、哦哦哦哦哦?……只有我們??”

    在外人聽來相當不得了的發言還在繼續,六花媽媽也終于忍不住開始歪頭思考。

    就在這時,店門口的門突然地被打開了。裕太等人的視線一同轉到門的方向處。

    像是要沖破包圍這座城市的奇妙濃霧般,此刻突兀登場的人是——武士圣劍。

    一如既往地面無表情,一如既往地不刮胡子。即便他只露了個臉,也能看出他還是和往常一樣駝著個背。

    “圣……”

    裕太露出歡喜的表情迎接圣劍,可他興奮的聲音卻被嘈雜的聲音所打斷。

    因為腰間掛著的劍鞘太長,圣劍撞到了門框,摔倒在了地上。

    他就保持著雙手插西褲兜的狀態,毫無防備地華麗倒地。

    “難道說圣劍桑也沒有了過去的記憶嗎……”

    “誰知道他呢。可能是有點天然吧,即便熟悉了進出門的方式,也經常跌倒來著。”

    裕太和六花相互對視,露出訝異的表情。

    “啊,歡迎光臨—”

    即便來客是個奇怪風格男,且這個奇怪風格男上一秒就在自己面前做出了奇怪舉動,六花媽媽仍然恭敬熱情地招待起了他。六花媽媽,店員之鑒也。

    “我、我是武士·圣劍……打擾了。”

    圣劍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站起身來,朝著熱情洋溢的店員回禮。

    “啊啦,武士先生。我們店里可不賣手里劍之類的東西喲。”

    “知、知道了。”

    六花媽媽換上悠閑的口吻和圣劍開始談話。

    使用手里劍的不是武士而是忍者好吧……就連失憶的裕太都想正經地出聲吐槽。

    就在裕太和六花兩人準備開口時,又有驚喜降臨。

    “……你果然來了啊,圣劍!”

    粗狂有力的聲音響徹在店內。伴隨著靴子踩地的聲音,三人組步入店內。

    帶著鐵面具猶如格斗家的壯漢,小學生身高的雙馬尾,仿佛雜志模特般的帥哥。他們進到店門口后便立刻停下自己的腳步,與裕太他們的視線交錯。

    他們三人穿著和往常那套與圣劍同一款式的西服。不必多言也知道,他們正是古立特的同伴——

    “馬克斯桑!還有……波拉桑和維特桑也來了……!”

    因可靠的援軍·新世紀初中生全員集結,裕太興奮地出聲。

    “大家……已經到了啊。”

    反而六花則是輕淡地報以驚訝的聲音。

    “這就是之前裕太君和我們說過的那檔子事吧。”

    維特苦笑著聳了聳肩。

    在上一次的輪回中,因為新世紀初中生們到來的時間點比時間回溯前要早,裕太仰天哀嚎。但這一次,同伴們聚集的安心感勝過了一切,以至于裕太都沒察覺到集合時間點提前了這一問題。

    并且從維特若無其事地直呼裕太的姓名這點來看,他們三人應該是毫無疑問地仍舊保有過去的記憶。這么看來,先進店的圣劍也一樣。

    “喲!”

    率先踏入店內的波拉對裕太他們爽快地抬起右手打招呼。

    維特、馬克斯三人也奇妙地按照身高順序進入店內。

    當然,對于這展開,還是有人云里霧里的。

    “……那個……各位是一起的嗎?”

    六花媽媽戰戰兢兢地發問道。

    雖說以團客的眼光來看他們的人數可能還有點少,但對于廢品店“絢”來說,一次性有四位客人同時拜訪,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所以這么認為也是沒問題的。

    “是的。我們姑且,也算是這家店的客人吧。”

    六花媽媽為了驗證自己的說法將視線投向維特,維特則是吊兒郎當地回答道。

    “啊,原來如此啊。”

    那就沒問題啦,六花媽媽接受了維特的說辭。隨后,她不知為何將自己的視線投向墻壁上掛著的時鐘。

    緊接著,又有客人來訪。

    馬克斯剛將店出入口的門關好,門又被某人給奮力地推開了。

    “裕太!”

    是裕太的友人,內海將。他剛一出聲就將頭低下,把手搭在門框上急促地呼吸了起來。看來他是一路狂奔趕過來的。

    “內海……!”

    聽到裕太的呼喚,內海不顧自己還一副氣喘吁吁的樣抬頭看向他。他面帶著馬上要哭出來般的笑容開口。

    “裕太……。我……我,全部都想起來臥槽為啥這里人這么多啊——!!”

    內海因感慨而顫抖說出的話語無縫接上了吐槽。

    波拉皺了皺眉,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內海的面前,靈活地抬起了自己的右腿。

    “吵死人了!會給店家添麻煩的吧!”

    “啊難道波拉桑也記得嗎疼!”

    吃了波拉一記踢擊的內海立刻掌握了當下的大致情況。兩人即便許久沒有互動,彼此的關系還是有在穩步前進。

    “切……還以為我是最先來到的呢,沒想到大家都聚在一塊了啊。”

    摁著自己被踢的小腿,內海郁悶地開口。

    “也就是說,內海也記得這一切吧!”

    “就是這樣哦。然后呢,我想著你今天應該會在這兒吧,就飛速趕來了……”

    只是,他還是感到有點點遺憾。畢竟等他趕到時,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余同盟成員都全部集齊了。

    “雖說時間又一次回溯了……但這么看來,當下的情況也還蠻可以的嘛。”

    內海和裕太等人一樣是在同一時間點“醒來”的。在他來到店里前,他的心里別提有多么不安了。

    可是看到同伴們的身影后,那份不安便迅速消融。

    “嗯,我也是這么想的。”

    眾人將背靠著將克的裕太團團圍住。他的左右兩邊分別是內海和六花,身前站著的則是圣劍、馬克斯、波拉、維特。

    他面帶安心溫柔的表情,確認起了他們每一個人。

    當然,也包括映在將克顯示屏上,他身后的古立特。

    “不、不論時間會回溯多少次……我們都會在這里聚集。”

    代表眾人的心意,圣劍說出強有力的慷慨宣言。

    他的宣言,也象征著眾人的決心——即便身處這等狀況下也絕不氣餒,誓要沖破僵局,解決異變。

    【正是如此。各位,再一次同我……并肩作戰吧!】

    古立特號召到。眾人看向他,紛紛點頭回應。

    如果,這次再像上一次一樣,只有裕太自己一個人保有過去的記憶便被卷入時間回溯的漩渦中……說不定,他真的會崩潰的。

    可是這次不一樣。至少,他無需再一個人孤獨寂寞地抗下等待同伴們恢復記憶的每一天。

    “很靠得住嘛古立特!”

    “哦!這不是超贊的嘛。”

    波拉和維特觀察起了將克。

    “這次,將克和古立特看上去都沒有受到影響的樣子……?”

    “省、省下了把將克最適化的麻煩啊。”

    馬克斯和圣劍也隨之發話,內海也“嗯嗯”地點起了頭。

    漸漸地,和諧的氛圍在店里傳開來。

    “啊—,那個啊,如果打擾到各位鑒賞我家物品了先道個歉啊……”

    柜臺內,如同宣誓那樣,六花媽媽舉起了手開口道:

    “可是現在已經到了今天的閉店時間了。”

    噓——地一下,寂靜立馬席卷店內。

    “我明白了。那么明天,我們會再度拜訪的。”

    露出正經的表情,馬克斯向六花媽媽做出了下次的來店預告。

    數次眨眼后,六花媽媽也只好以一句“待您大駕光臨”的棒讀回應馬克斯。

    新世紀初中生們組成隊伍,浩浩蕩蕩地朝店外走去。

    馬克斯用手托著圣劍腰間的劍鞘,回避了劍鞘碰到門導致他摔倒的這一危機。

    “真這么回去了啊。”

    六花無力地開口。新世紀初中生,還真就一點留念都沒地離開了。

    本來的話,應該是要爭分奪秒,馬上討論出今后該如何應對的方案才對。

    看起來,不管遇上了怎樣的危機,都得遵守閉店時間啊。真是奇怪的禮儀。

    與豪快離開的新世紀初中生們相反,裕太則是站在原地發愣。

    “我也要回家了,明天見。”

    坐立不安的內海迅速跑到六花家來,看見了新世紀初中生全員聚集后,他也變得十分安心。在露出開心的笑容揮手后,便離開了店內。裕太向他報以“明天見”的回應后,目送著他離開廢品店。

    不能再給六花媽媽添更多的麻煩了,我也一同出店吧,裕太這么想著,然而——

    “說起來啊響君。接下來要去醫院對吧?”

    “要去嗎?可是不管怎樣檢查,最后都只會落得一句‘記憶會慢慢恢復的’之類的回答吧……”

    因六花的發問,裕太不禁變得有些煩惱。雖說為了跟上原時間線的行動這時候是該去醫院看看,但是去醫院看一點效果都沒有這個結論,已經被連續證明兩次了。

    “媽媽,我要帶響君去一趟醫院。”

    “醫院?啊,好的,沒問題。一路小心。”

    “欸,好。”

    沒想到六花這次還會陪同自己一塊兒去醫院,裕太著實吃了一驚。

    不如說,他很疑惑為什么要再重復一次去醫院這種無意義的舉動。

    “還是去醫院看看比較好吧。響君你記得的東西也只到學園祭為止吧,在那之前的所有記憶不是還沒想起來嘛?”

    “確實。”

    裕太不假思索地同意了六花的想法。雖然最近常常擔憂和記憶有關的問題,但說到底,不論時間回溯與否,裕太打從一開始就處于失憶狀態。

    ■

    第三次,裕太來到了以前就曾問診過的井上醫院。但是,檢查的結果仍舊沒有任何改變。

    “怎樣?果然還是記憶短時間內無法恢復……嗎?”

    在醫院外等候的六花出聲詢問檢查完畢的裕太診斷結果。

    “嗯。但是,能夠保持現狀已經很好了。”

    比這更重要的,是自己和六花二人獨處的機會。這種機會實在是千載難逢,自己最好是把握這次機會。

    裕太朝著道路的方向輕瞥了一眼。

    雙行線對道的人行道上,圣劍的身影已經不復存在。

    前兩次目擊他身影的情況就好像已經變成幻覺,強烈的既視感再次涌上裕太心頭。

    這之后,裕太邀請六花到了便利店,至今為止發生的事情都和原時間線相同。

    發生的一切事情都一樣。要說唯一的變化,那就是今天賣的甜甜圈里放的不是煉乳而是巧克力醬這種謎一般的變化……結果,裕太不得不吃起原味的甜甜圈。

    本以為這是個失誤,六花卻說“果然甜甜圈真好吃啊”,因而裕太也十分開心。

    “謝謝你,能陪著我。”

    “嗯。那么,明天見。”

    在與六花分別后,裕太又獨自一人了。

    內海也好六花也好,他倆都說了句“明天見”,隨后就各回各家了。

    不論時間會再回溯幾次,明天也一定會到來。只能相信這點,繼續往前走了。

    意志消沉的裕太回到了自宅。當他打開燈,空無一人的家中亮起光時,他第一次感到了昏暗的不安正籠罩著自己。

    客廳墻上掛著的日歷,那本應被自己減掉的九月一頁又回到了日歷上。

    自己還要再看幾次,這九月的日歷呢。

    ■

    第二天早上,在上學的路上,裕太和內海順利會合。

    兩人在河上橋上慢悠悠地走著,再次重新確認起了彼此的狀況。

    “總之,內海的記憶也沒問題真是太好了。”

    “能夠記起來是能夠記起來啦,但是記憶最后的部分總感覺有些曖昧耶~”

    “最后的部分?”

    像是潛入記憶深處搜索記憶根源那般,內海用食指抵住了自己的太陽穴。

    “這次,我們是在哪個時間點被時間回溯的啊?裕太你記得之前我們是在哪個時間點被回溯的嗎?我們是不是又一次舉辦了學園祭啊?”

    “好像舉辦了,又好像沒舉辦……”

    這么說的話確實,時間回溯的起始點很曖昧。兩人思考起了這次回溯起始點的問題。

    “直到學園祭準備期間的事情都還記得一清二楚啊。”

    “嗯。”

    那時候,自己正和內海在放學的路上聊著關于學園祭的事情。班上還是和原來一樣要搞男女逆轉咖啡廳,既然如此自己這次就穿點不一樣的衣服,之類的。

    直到這時候的事情,自己都還記得相當清楚。

    “說起來啊,和那兩只合體怪獸戰斗的時候,也差不多是學園祭的準備期間吧?”

    “對啊—。我也見證了那場戰斗,記得是清清楚楚的。但問題在于那之后啊……”

    “不過,既然又時間回溯到了最初我遇見古立特的那天……那果然接下來,在整理學園祭的那一天,應該還會再發生些什么吧。”

    即便裕太這么說,但由于兩人都忘記了第一次回溯時是否舉辦過學園祭,所以也不能迅速對此下結。

    就算真的是這樣好了,那茜為什么要特意挑在學園祭開始前的這個時間段將時間回溯呢?

    兩人就這么一邊聊天一邊朝學校走去,然而,他們的身后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到底是怎樣呢……學園祭,是舉辦了還是沒舉辦呢?”

    那道蠱惑的聲音如同手指劃過兩人脊梁骨般,令他倆十分動搖。裕太和內海不由得同時轉身。

    站在他們身后的,是新條茜。

    果然,現在的新條茜頭發顏色由裕太他們所知的亮麗色變為了黑色;并且,她還帶著淡紫色鏡框的眼鏡。

    “新條、同學……”

    聽到裕太出聲喚她,她露出了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可是此刻,裕太他們感受到的違和感,除了頭發顏色之外竟再無其他。

    并且不論是裕太也好內海也好,在上學途中遇到新條茜,這還是第一次。

    新條茜和他們走同一條路上學。這個事實,對裕太來說實在是太過于異常。

    “學園祭……給我留下了不錯的回憶呢。”

    “誒……?!”

    裕太迅速地在自己腦海里搜索起了過去的記憶。這不可能。因為茜曾清清楚楚地對裕太他們說過,自己討厭學園祭。并且在與機械古爾吉拉斯一戰后,茜也連續兩天沒來上學。

    在裕太他們仍舊迷惑的時候,黑發的茜繼續開口,談起了學園祭的回憶。

    “我們班舉辦的活動是,咖啡店呢。男孩子穿女孩子的衣服,女孩子則是穿男孩子的衣服……”

    裕太他們班舉辦的活動,是男女逆轉咖啡廳。

    如果不參加學園祭的話,是沒辦法知道這個情報的。

    “這么說來,新條同學穿的什么服裝呢?”

    裕太以試探的口吻提問道,他身旁的內海卻小聲地說了句“NICE”。有什么好NICE的啊。

    “我穿的是……燕尾服之類的服裝吧,差不多是管家那樣的打扮。”

    “管家?”

    “好想看……”

    內海情不自禁吐露真言“想看”。裕太若無其事地瞥了身旁的內海一眼,卻被內海惡狠狠地回敬了。

    可是,在原本時間線的內海穿著是女仆裝。如果茜真的穿著與內海相對應的管家服,要他不聯想這二者間的關系恐怕是不可能的。

    “然后,內海君穿著的是比基尼泳裝……響君穿的……是帶著兔子耳朵的……那是叫兔女郎吧?之類的服飾。”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沖擊性的事實被揭露,裕太內海兩人不由得同時看向對方。

    “裕太你說什么放不開啊,還不是很普通地就穿上那種類型的衣服了!”

    “內海你才是……!!”

    “我、我下半身說不定穿著浴巾—,是為了給大家造梗才那么穿的……”

    “我也是,說不定我雖然穿著緊身絲襪但也有好好地穿著鞋藏好自己的腳不至于讓自己裸足……!”

    不知為何裕太會認為藏好自己的裸足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看著逐漸暴走爭吵的兩人,茜不禁用手捂住嘴巴輕笑起來。

    “騙、你、們、的。”

    她的低語化作甜蜜的聲紋,傳入兩人的耳中。

    裕太和內海聽見她的話后,他倆的臉都紅到了耳根處,害羞地低下了頭。本來裕太是打算試探她是不是真的去了學園祭,可此刻卻完全著了她的道。

    “其實這一次學園祭……并沒有再舉辦哦。相同的事情如果再經歷第二次就會膩掉對吧?響君你們難道不這么認為嗎?”

    果然,她之前在說謊。并且,這一次的她說話語氣和上一次不同。

    “新條同學,這次你從一開始就已經是這樣子了啊。”

    腦子冷靜下來后,裕太重新開口沖她質問道。

    最初與黑發的茜相遇的時候,她還是處于一種連自己是誰都沒搞清楚的狀態,就連和裕太交流都會感到膽怯。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又逐漸變回了原先那副模樣。甚至這次還反過來杜撰了虛假的學園祭經歷,捉弄裕太他們。

    似乎明白了裕太抱有的疑惑,茜就繼續這么面帶微笑沖他瞇起了眼睛。

    “看來你沒有向前進啊。”

    這句話,是對裕太的嘲笑。

    裕太在上一次時間回溯時,曾對茜這么宣言到。

    ——“即便沒有前進的方向,我也會向前進的”。

    在她看來,裕太沒能完成當初自己給自己定下的目標。

    可是,裕太的回答卻和她想的不一樣。

    “我相信,我有在向前進。”

    就算時間再一次回溯了,但這次從一開始,伙伴們就在自己的身旁。

    我的確是向前進了,裕太強烈的眼神如此向茜宣示著。

    “嗯,我明白了……看起來,確實是這樣啊。”

    她不知為何爽快地認同了裕太的進步。茜隨后說了句“再見”,便揮手朝兩人告別。

    因為忌憚著她,所以兩人并沒有緊隨她繼續上學,而是暫時停下自己的步伐,看著茜的背影目送著她離去。

    “……果然新條她的黑發和眼鏡,實在是太般配了啊……”

    “就算再怎么般配,時間再次被回溯了也不行吧。”

    “說的是啊。”

    結果內海今天,連一句話都沒能和茜搭上。

    上一次也是這樣,本來和裕太說好了要和她講清楚自己的想法,可當走到茜本人面前的時候卻又慫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可是啊,那個新條她難道可以無限制地讓時間回溯嗎?”

    “嗯。可我總感覺,她并不是因為喜歡時間回溯所以才讓時光倒流的。”

    他仍未知道為何新條茜性格氛圍改變的理由。

    不過,從她說話的口吻與內容來推斷,裕太多少還是能夠掌握當下的狀況……即便如此,真相又在何方呢。

    ■

    在去教室的路上,裕太在腦海內開始演習。

    難得時間再次回溯了,自己上次沒能做到的事情,這次一定要辦到。

    那就是,救出因怪獸攻擊而死去的同班同學問川一行人。

    (確認確認……)

    他回憶起今天一天應有的流程。

    午休的時候,茜會將特制熱狗給自己。然后因為問川她們在教室打排球的關系,把特制熱狗給壓扁了。

    茜因為這件事非常生氣,制作出了怪獸,并指使怪獸在放學后將仍舊留在學校的問川她們殺害。

    所以上一次裕太為了防止排球的進攻,慌忙地抓住特制熱狗,阻止了壓扁事件的發生。他想著,如果自己這么做,說不定就能改變茜的決定。

    可是他的期待落空,怪獸仍舊出現,他也沒能阻止問川她們被殺害。

    那么這一次——自己從一開始就不要接過新條茜給自己的特制熱狗就好了。為了讓這一計劃順利進行,得想個辦法讓她在放學前一直留在教室不去其他地方。這樣的話,她應該就不會再做出怪獸了。

    不過有時候她的身影會忽然不見,不知道去哪了,所以想把她留在教室還是件挺困難的事……

    什么都行,只要是為了改變接下來將發生的悲劇,不論怎樣奇怪的手段都得用上。

    雖然想和一旁的內海闡述自己的想法,但裕太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向前踏了一步,走到了教室前。

    可教室門口,六花正站著發呆。

    她就這么抓著書包的背帶,無力地看向教室內。

    “六花,怎么了?”

    裕太出聲問道,而六花用上快要消失的細微聲音開口:

    “沒有了……”

    她究竟是從何時開始站立在這,又觀察教室多久了呢。

    待到她回過頭看向裕太他們時,她的面容已染上悲傷的神情。

    “問川同學她們的桌子,沒有了……”

    ■

    裕太他們就這么抱著苦澀的心情,結束了今天的課業。

    從學校回到廢品店“絢”集合的他們,向圣劍等人報告了今天在學校里發生的事情。

    裕太、內海、六花三人坐在舊電腦將克前的電腦椅上,而波拉和圣劍坐在咖啡店的客席上,馬克斯和維特則是站在客席桌的兩側。

    將克的顯示屏亮起,映出古立特的身影。

    明明全員到齊,六花媽媽又外出,恰好是個適合眾人認真探討對策的機會……可是店內卻充斥著沉重的空氣。

    “……也就是說,在我們到達學校的時候,問川她們就已經不在了……”

    六花的神色還是同早上裕太看到的那樣消沉。

    “是、是嗎。你們的同班同學,這次又……”

    在聽到時間回溯后問川咲琉她們的存在又一次被消除的圣劍,帶著比誰都要沉痛的神色開口道。

    在原本的時間線正是他一馬當先,四處奔走調查有關問川她們消失的事情,所以他的反應才這么大。

    “原來那些曾經被消除過的人們,即便時間被重置了,也不能起死回生嗎……我還想著自己這次能為她們做些什么的……”

    看到受到極大刺激的裕太,古立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但過了一會后,他還是下決心開口道:

    【裕太……我能明白現在你的心情有多么難受。但是,有一件更加殘酷的事情我得告訴你……想要拯救一度逝去的生命,是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欸……?”

    【即便我們陷入了這時間能被人輕而易舉回溯的異常狀況,生命應有的狀態也絕不會改變。】

    聽到古立特的發言,裕太有些呆滯。

    馬克斯他們一致保持沉默,見證著二人的對話。

    【生命是只有一次的東西。所以,才比世間的一切來得寶貴。也正因如此……為了守護寶貴的生命,我們必須挺身而戰。】

    他用上一反常態的嚴肅口吻,即便如此,這些深刻的道理也只有守護他人生命的古立特才能道清。

    “……嗯。”

    參悟古立特話語的裕太將決意存于心,用力地點了點頭。

    也許是因為時間回溯的緣故,裕太對很多東西的認識都出現了誤差。

    他此刻終于重新對生命抱有強烈的實感,重新認識到,生命之重,生命之切。

    內海和六花兩人也不約而同地連連點頭。

    【但是,你的這份溫柔比什么都要強大。雖然我說了這些話……但是,我還是希望,不論在何時都不要忘記,你的這份溫柔。】

    “我知道了,古立特。”

    明明只是向他們報告,卻弄得自己這么心力憔悴。

    不過,裕太認為,也正是因為古立特這般溫柔,他才如此強大。

    只是,即便認同古立特所說的是真理,他心中仍舊有一個無法消去的疑問。

    在第一次時間回溯的時間線里,問川他們確實還活著。如果遵循古立特所說的“逝去的生命即便時間重置也無法復活”這一原則,在那個時間點的問川她們就應當已經被消去了。

    不如說雖然自己已經防住怪獸的攻擊,可第二天問川她們的存在仍舊是被消去了。就像是,為了完成這一事件,怪獸的出現和問川她們的消失形成了首尾呼應。

    如果不能解開這其中的謎團,那么就無法找尋到真相……理所應當也就無法對這無盡的輪回劃上終止符。

    “既然這次將克已經完成了最適化,就說明這次并非是單純的時間回溯那么簡單。”

    馬克斯雖然也不能完全講清楚,但仍舊接上話題繼續說著。

    “我們記得我們四人在集合前都有著各種各樣的私事要處理,本來的話,我們應該是先把手頭的事情全都處理完,再來到這家店的。”

    “既然時間倒流的話,我們應該還會先去做那些該的事情才對。所以我們直到今天為止,都沒有來這家店的理由哦。”

    靠在咖啡店客席桌上的維特順勢說明。

    新世紀初中生,在來到廢品店“絢”之前曾分頭行動。圣劍率先來到店內,而其他三人則是過了一段時間才來到店里,原本的時間線是這樣的。

    可是這次不光是四人同時集結,他們集結的時間還提前到了裕太與古立特最初相遇的那一天,這就意味著他們本該做的那些事情是“已經完成”的狀態。

    “我們已經意識到了,原本的時間線,和這個已經被重置的時間線之間有著些許誤差。將它們比較找出那個誤差,就是解開時間回溯之謎團的關鍵。為了方便你們理解,我們分開來說。”

    馬克斯雙手抱胸,并將搭著左肩的右手握拳。他那握緊的拳頭上緩緩地豎起一根手指。

    “最開始……什么事情都沒發生,正常運作的時間線,我們稱之為A時間好了。上一次時間回溯的時間線,我們稱之為B時間。而從這次回溯的那一天起到現在的時間線,我們稱之為C時間。”

    他豎起的手指逐漸變成了三根。這也代表著,他們現在認識到的,一共是三條時間線。

    “如果再讓時間線變多會很麻煩的。”

    波拉心直口快地出聲。

    “………………唔、唔姆,唔姆。”

    輪到圣劍發言的時候,他卻反而有些吞吞吐吐。

    “絕不會讓時間線再多出個D時間E時間的。”

    維特也不再調侃般的開口,而是抱有決意地說出了這句話。

    絕對要在C時間把事件完全解決的心情,大家都是一樣的。

    就在這時,裕太的左腕響起了警報音。

    “……是怪獸!”

    G-CALL,是接合器的機能之一,能在怪獸出現時發出警報音提醒。

    馬上一陣劇烈的搖晃就朝店內襲來,天花板的電燈開始不間斷地閃爍,像鐘擺那樣搖晃了起來。

    “誒,等下……這個搖晃的程度,比之前的要激烈多了吧?”

    六花慌張的沖出店外。畢竟母親開車外出,擔心家人也是理所應當的。圣劍緊隨其后,跟著她一同出門。

    “可是啊,今天出現的怪獸是那個吧,脖子很長的那家伙。”

    內海用上和周圍沉重氣氛完全不同的輕佻口吻開口。

    “那個怪獸,可是連藍色的古立特都打不過的哦?在古立特完全體又聚集了這么多人的情況下,還不是輕松把它拿下……好痛!”

    內海的話才剛說到一半,波拉的尖銳踢擊就已經命中他的小腿。

    “如果你這么輕視它的話,小心陰溝里翻船啊。”

    “嗚嗚嗚對不起……您說的是啊……我不該大意的……”

    什么陰溝里翻船啊,這不是被你狠狠地踢了一腳嗎。波拉的踢擊對他造成的傷害即便時間回溯也不會抹去,全都在他的肉體上累積起來了。

    再這樣被踢下去,他的小腿變得和泰拳選手的小腿一般硬度也只是時間問題。

    “嘛,不過應該是輕松拿下。”

    “那你為什么要踢我啊!?”

    雙腕抱胸的波拉自信滿滿地哼著,內海立刻提出抗議。

    “那個……”

    外出觀察情況的六花,在圣劍的陪伴下一同回來了。

    她皺起了眉頭,指向門外。

    “……確實是脖子很長的怪獸……沒錯啦……”

    看見支支吾吾報告著的六花,裕太心里不由得忐忑不安,隨即和內海一起動身去到店外。剛出店門沒多久,怪獸踏步形成的劇烈震動便向他們襲來。

    然而看向怪獸的裕太他們所遭受的沖擊,已無法用言語形容。

    在住宅區的彼方,他們能夠看見長脖子怪獸的身影。朝著黃昏下的天空嘶吼的怪獸的脖子,即便是在這個距離也能夠看的一清二楚,可它的身影卻和兩人所設想的完全不同。

    “開玩笑的吧……”

    透過眼鏡確認起怪獸的內海,不由得用手扶正快要落下的眼鏡。

    “……這家伙,不就是學園祭那時候的——”

    “沒錯,就是響君第一次對戰的那只怪獸。我做了改良哦,這機械感讓它看起來很強吧?”

    仿佛是在回答內海的自言自語那般,他的腦海中不由得回憶起了那時新條茜面帶開心與自信說出的話語。

    這是新條茜的秘密杰作·機械古爾吉拉斯。

    是世界之神為了與古立特一行人決戰而制作出的,最強兵器。

    注視著怪獸邁出不詳的前進步伐,裕太他們的表情也變得十分驚愕。

    機械古爾吉拉斯分外激烈的咆哮,激震了剛落下夜幕的天空。

    最強的怪獸,竟在最初就出現,實在是太不講理了。

    機械古爾吉拉斯的出現,恰恰就是時間回溯的C時間已經步入混亂的最好證明。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SSSS.GRIDMAN”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783778.buzz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nba中国赛